千门雪

一只长期没吃药的全职粉ww

【黑遍全联盟】公会会长把宿敌干掉了怎么办?!【上】

·玩烂了的梗

·2017叶神生日快乐

·是粉不是黑

·让我们先心疼酱油同学一秒

 

 

公会会长把宿敌干掉了怎么办?!

 

 

 

 

那是发生在第十二赛季全明星周末的时候的事。

 

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早晨。

 

当叶修被敲门声叫醒的时候他正在做梦,梦见什么了他也不记得了,但是被一大早被吵醒一点儿也不愉快。

 

叶修昏昏沉沉的坐起身来,只觉得头疼的跟炸开了一样,他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来了来了。”掀开被子下床。

 

这一掀开被子他就觉得——怎么凉嗖嗖的。

 

叶修低头一看,上半身一片布都没有。

 

下半身倒是穿着裤子,但是裤子诡异的皱巴巴的,而且那些看上去就很可疑的红色液体是什么?

 

他沉默地抬头,四下打量了一下。

 

整整齐齐,一丝不苟,而且很宽敞,最重要的是是个套间。绝不是酒店的房间。

 

其实叶修认得这是哪里。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里是霸图。

 

而且如果他真的没记错的话这好像是霸图的宿舍。

 

而且他如果真的真的没记错的话这好像是韩文清的房间。

 

像是为了证明他没记错一样,正对着床的那间套间的门打开了,霸图队长那因为一大早被人吵醒而显得无比吓人的脸出现在门后。

 

没有一丝防备~你就这么出现~

 

叶修:“……”

 

韩文清:“……”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半天,韩文清才开口:“去开门。”

 

叶修:“……这好像是你房间吧?”为什么要我去开门啊?!

 

然而韩文清没等他把下半句说出来就把门关上了。

 

叶修:“……”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不上门外一声高过一声的敲门声,叶修开始仔细回忆昨天晚上他喝多了之后发生了什么。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昨晚上好像是职业选手们聚会,但是聚会上发生了什么来着……

 

然而不等他反应,门就被强行破开了。

 

门外站着一群警察。

 

叶修:“……”

 

警察叔叔一脸严肃,举着枪:“所有人都不许动,有人涉嫌蓄意杀人,被害人叶修,嫌疑人韩文清请乖乖束手就擒!”

 

叶修:“……”

 

What?!

 

 

 

众所周知,荣耀里有三大公会:蓝溪阁、中草堂、霸气雄图。

 

而在这三大公会中,霸气雄图的幕后俱乐部便是霸图战队——一支响当当的、公认的最爷们儿的战队的幕后俱乐部。这个俱乐部从战队到公会,从普通粉丝到精英玩家,都有一种霸图特有的爷们儿气质。在霸图十年队长韩文清的带领下,他们勇往直前,从不言败,永远向着最高的荣耀发起冲击。

 

以及,干死叶修。

 

是的,别的都可以不重要,最主要的是要干死叶修。

 

那么,问题来了——这样一家勇往直前、以干死叶修为终极目标的俱乐部旗下的公会会长、霸图战队的头号粉丝,遇到叶修了,他会怎么做呢?

 

蒋游同学用行动告诉了我们这个答案:他把叶修干掉了。

 

是的,干掉了。

 

不是在游戏里,是在现实中,把叶修干掉了。

 

实乃霸图粉丝之典范,不愧是霸气雄图的会长。

 

昏暗的小巷里,年久失修的路灯一闪一闪,散发着阴森的黄光,照亮了墙上满目鲜红。两道身影一站一躺,影子被拉的很长,彼此深情凝望。

 

多么美好的画面啊。

 

啊,不知道老板会不会给我加工资。

 

——看着眼前倒在血泊中的叶修,半边脸都被溅了血的蒋游平静地想。

 

不过,也就持续了半秒钟。

 

加个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会出现以上的情景呢?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作为霸气雄图公会的会长,霸图俱乐部的好员工,蒋游连续三年夺得俱乐部最佳员工的称号,全赖他每天兢兢业业地辛苦工作。哪里有BOSS往哪里跑,没BOSS的时候就带队刷刷副本记录。虽然前一项工作因为某不要脸的叶姓大神而许久没有出过成绩,但是这不妨碍蒋游努力工作,常常熬夜工作到半夜,连饭都顾不上吃。

 

今天就是这样一个努力工作的日子,在经历了整个白天的为霸图摇旗呐喊的工作后,带着满满的兴奋加对某大神的恼火,蒋游回到俱乐部,趁热打铁,趁着某大神参加全明星赛不在,为霸图一举抢下了刚刷新的野图BOSS。一直忙到大半夜才去吃饭。

 

这个时候食堂里肯定已经没有饭了,但是蒋游都已经习惯了,自己买饭对他这种作息不规律的人来说很正常。

 

于是他就下去买饭了。

 

于是他就看见叶修。

 

说真的,在Q市能看见叶修不稀奇,毕竟比赛总是要打的,霸图粉再不喜欢他每年也得看到他几次。

 

但是要是在Q市比赛馆之外的地方发现这货那可就不得了了。Q市是霸图的主场,叶修不傻,以前没人认得他的时候就罢了,现在他这脸一曝光,别说在Q市,就是在H市街上乱走说不定都会有粉丝跟他同归于尽,联盟第一脸T可不是浪得虚名,什么轮回粉啊旧嘉世粉啊霸图粉啊,这些粉丝可不是只在主场城市有的,随便遇上一个,就他那体质估计连嚎都嚎不出一声就挂了。

 

可稀奇的是蒋游还真就遇上了这家伙,而且就在霸图俱乐部后巷里头。

 

后巷里头荒无人烟的,很少有人路过,现在却有一个人走在路上,步伐稳稳当当。他刚好经过路灯,整个人暴露无遗。

 

虽然灯光很暗,但是蒋游还是一眼认出了这张脸——嘛,叶修的脸对于每个霸图粉丝来说都深深地刻在脑子里,对于霸气雄图的成员来说深刻程度要乘二,对霸气雄图的会长来说直接乘1000次方。

 

莫名的,蒋游突然觉得叶修有点儿奇怪,但具体是哪里一时说不上来。

 

这货怎么会在这儿?

 

蒋游记得今天晚上是职业选手聚餐,但具体在哪里他不知道,这个跟他又没关系。但既然是聚餐叶修不也应该在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大晚上的在霸图俱乐部旁边乱晃,真当没人敢把他怎么样是吧?

 

蒋游脑补着脑补着就把“叶修在霸图俱乐部旁边”这件无比简单的事瞬间上升到了“叶修敢在霸图旁边乱晃是藐视”,联想到叶修的以往的种种罪行,蒋游的脑洞越开越大。这种藐视让蒋游很不爽。

 

于是他就干了一件正常霸图粉看到叶修都会干的事——他大喊了一嗓子:“叶修,你怎么在这里。”

 

路灯下的身影停了下来,转过身,没说话,只是歪着头,定定地看着蒋游。

 

一刹那,蒋游被他看得毛骨悚然。

 

叶修那眼神太可怕了,那种空白的,毫无焦距的眼神,仿佛失去了生机,和他平时那种总是带着些许嘲讽的眼神完全不同。再加上他毫无表情的僵硬面孔,歪着头的动作……蒋游一瞬间只觉得误入了某部丧尸片之中。

 

大晚上的,又是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小巷里,换个胆小的估计早就不是尖叫一声跑掉了就是当场昏倒。蒋游身为霸图的好汉还是很镇得住场子的,饶是如此他还是出了一身白毛汗。

 

“叶、叶神?”他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叫道。

 

身为霸气雄图的会长居然对叶修用了尊称,还特地放轻了声音像是怕惊动他一样,足以证明那场景有多诡异了。

 

叶修还是没说话,依旧死死地盯着他。

 

他越盯,蒋游越觉得吓人,只好跟他眼对眼看着。

 

本来之前蒋游就觉得不太对,这一看,蒋游终于发现他哪里不对劲了——这人站在那里,手脚并拢,居然是一动也不动的!

 

正常人的肢体都是很柔软的,更不要说叶修这样浑身都是软骨的人,不管什么场合都是弯腰驼背,那么多场比赛播报,蒋游就没见过这人好好站过。

 

可是现在他面前的叶修,背脊挺得笔直,手脚都直直的,唯有个头歪着,看上去就像个坏了的人偶。

 

想到这里,蒋游忽的一个机灵——

 

眼神呆滞,行动僵硬,歪着头……那特么不都是僵尸的特征吗?

 

妈呀!

 

“叶叶叶叶神,你你你你没事吧?”蒋游已经吓得牙齿打战了。

 

叶修还是没说话,依旧当他安静的美男子,黑色的眼珠在灯光下闪烁着诡异的亮光。

 

蒋游背上已经被汗浸湿了,以前看过的僵尸片在脑海中不停闪过,他已经想跑了。不管叶修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场景都太吓人了。

 

然而,正当他打算转身背弃霸图汉子的勇气夺路而逃的时候,叶修突然有反应了。

 

他眨了眨眼睛,然后缓缓开口:“你……”

 

“是谁啊?”



 

靠。

 

这是蒋游那一瞬间唯一的想法。

 

僵尸是不会眨眼的,更不会说话。而且这世上哪有什么僵尸,很显然,叶修不是僵尸,从头到尾都是他自己吓自己。

 

至于叶修问他是谁,蒋游倒觉得正常——他和叶修又没见过面,打交道统统都是在网游里,他不认识自己再正常不过了,反倒要是叶修认识他他才会觉得警惕万分,觉得八成有什么阴谋。

 

想通了这一点的蒋游在心中暗骂那几个给他推荐僵尸片的朋友:没事乱卖什么安利!

 

蒋游强迫自己收回发散的思绪,眼珠一转又看到了依旧在那里歪着个头看着他的叶修,顿时就更不爽了:更可恶的是这家伙,大晚上的乱跑吓人干什么!

 

当然他这种怨气是毫无道理的,人家叶修挺无辜的,他就是在走路而已。然而霸图粉对叶修的不爽从来不需要理由,别说他今天出现的方式这么诡异,就算他在路边给小朋友发糖果估计都会被霸图粉说装。

 

看着歪着个头看着他的叶修,蒋游顿时一阵火大,新仇旧恨涌上心头。第二赛季大漠孤烟倒在一叶之秋的却邪下的画面,第十区君莫笑霸占所有榜单的画面交替出现,最后定格在眼前那张毫无表情的面孔上。

 

越看越可恨啊卧槽!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蒋游越来越不客气了,他甚至已经开始思考要不要打个电话把自己手下那堆人都叫出来……打人这种有损俱乐部声誉的事他们是不会干的,况且一帮宅男还真没点这个技能,但是如果能怼怼叶修,相信大部分人还是很乐意的。

 

结果叶修好像没听到他的话一样,还是看着他。一切又回到了刚开始的场景。

 

蒋游终于开始觉得不对了。叶修的行为处处都透着一股子诡异,不仅和他平时的形象大相径庭,甚至普通人都不会这样。

 

这人这是怎么了?傻了?

 

“喂,我说……”蒋游皱着眉朝他走进了一步,“你没事吧?”霸图和叶修确实是死敌,他们的恩怨已经从场上延伸到场下了,这一点从当初那手法犀利酷似张佳乐所为的矿泉水瓶完全可以看出,但仇怨再大也是打比赛打出来的仇怨,真叶修要出了什么事再激烈的霸图粉丝也不可能落井下石。

 

叶修还是没反应,人已经快成了一座雕像。

 

“喂……”蒋游不安的朝他走了两步,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叶修,毫无反应。

 

我靠。蒋游这下可有点儿慌了,这人不是精神出问题了吧?

 

“叶神?”他试着叫了一声,伸出手拍了拍他。

 

恩,拍到了。

 

然后叶修就倒了。

 

毫无征兆的,直挺挺地倒了。

 

一声巨响之后,蒋游感觉有什么溅到了他的脸上,冰冰的,凉凉的。

 

他低头一看,原本雪白的裤脚,此刻沾染上了几滴红色,如同开在雪地里的梅花,艳丽无比。

 

个屁啊。

 

“叶叶叶叶叶神啊啊啊啊啊啊啊!!!!!”蒋游差点疯了,不是吧,这样也能摔倒!而且貌似伤得不轻,连血都出来了,这万一要是被人发现了不会以为他在殴打大神吧?

 

那怎么得了!工作人员因怨恨殴打它队队长,真要传出去那霸图就名声扫地了,到时候他就成了霸图的千古罪人了,这怎么行!

 

那一瞬间蒋游连直接把叶修灭口的心都有了。但所幸他还没失去理智,连忙上前查看叶修的情况。

 

这一看之下,得,真是惨啊,后脑勺着地,倒的,鲜红的液体从他身下不停的扩散,扩散……

 

妈呀!

 

蒋游吓了个半死,他赶紧上前想扶起叶修,但身为一只标准的游戏宅他实在是没什么战斗力,别看叶修天天软趴趴的,但身为一个人重量还是有一点儿的,他努力了半天就没扶起来,刚托起一个脑袋就动不了了。

 

只能庆幸在这儿的是叶修不是田森么……

 

蒋游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继续努力,但是他忽然觉得哪里不对。

 

这人摔倒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而且这血,是不是流的太多了点……

 

天哪!!

 

蒋游把叶修靠在墙上,战战兢兢地伸出手,放在叶修鼻子下探了探。

 

不,不会吧……

 

不,不可能……

 

没呼吸了!!!!

 

不可能!

 

对,一定是那个没下限的在装死。

 

是的,一定是的!!!

 

蒋游伸手,身为职业玩家,原本一直很稳的手此刻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着抖。他伸手摸了摸叶修的脖子。

 

没动静。

 

没脉了。

 

人可以憋住几秒,甚至几分钟不呼吸,但人绝对决定不了自己的脉搏跳不跳。要真能做到的那叫龟息功,那还当个什么电竞选手,直接可以开山立派去了。

 

既然无法做到,那就是说……

 

真的死了!

 

蒋游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于是,就有了上面那一幕。

 

远处,几只停在电线杆上的鸟叫了叫,也不知道是什么鸟,叫声嘶哑凄厉。

 

蒋游呆呆的坐在地上,半边脸都是血,旁边还躺着一具尸体,这时候要是警察来了,用不着取证,直接就可以带走他。

 

正常人这时候都会害怕,都会快跑,跑得越远越好。蒋游不是不怕,而是他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莫名的,蒋游开始回忆起了自己的人生。

 

他本来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一路读书,上大学,日后也准备当个普通的上班族,庸庸碌碌的过完这一生。

 

可是就在那一年,荣耀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伴随着荣耀一起出现的,是霸图。

 

从看到比赛的第一眼起,蒋游就被那支队伍所吸引——大漠孤烟、石不转、季冷……他们身上那份一往无前的冲劲,深深地吸引了蒋游。他也想成为那样的人,成为那支队伍中的一员。

 

那时候,是第四赛季,刺客季冷,舍身一击终结一叶之秋,斗神跌落神坛,嘉世王朝从此陨落。

 

比赛结束后,蒋游没有回家,直接去了霸图俱乐部面试。

 

从一个普通员工到今天的公会掌门,这么多年,他一步一个脚印,付出了无数汗水。他以为他一定可以实现最初的愿望——陪霸图一直走下去。

 

那是一个多么渺小的愿望。

 

但是不可能了。

 

一切都将在今天终结。

 

他杀人了。而且杀的是叶修,那个他们霸图最讨厌的大神,同时却也是他们最认可的对手。

 

都完了。

 

等这一切被人知道了,老板会怎么看他呢?韩队、张副队会怎么说呢?张佳乐大神、小宋他们会怎么看他呢?那些千千万万的霸图粉丝又会说什么呢?

 

人越是紧张的时候就越容易想些乱七八糟的,蒋游这胡思乱想已经想到他被捕之后别人会怎么看他的地步了。但所幸他还没崩溃到坐着等人来抓他。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之后,蒋游颤巍巍的站起身。杀人的事决不能让别人知道,万一要是被人发现,俱乐部和他都会陷入巨大的麻烦。俱乐部的名声一定会一落千丈,而他,过失杀人起码也得是终生监禁。蒋游热爱霸图,他不想霸图因为他损失名声;他也不想坐牢,他才二十多岁,还有大把的年华可以挥霍,他绝不想自己下半辈子都在暗无天日的监狱里度过。

 

所以他一定要逃。

 

但是很可惜,根据墨菲定律,人要倒霉的时候绝不会只一件事倒霉。

 

小巷外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我说老林啊,叶不修到底跑哪儿去了。”张佳乐的声音远远飘来,显得有些不太真切,“这可是Q市啊,他一个人这么乱跑也不怕被粉丝吃了。”

 

“咳咳,是啊。”林敬言说,“老韩一眨眼的功夫他就不见了。不过他喝多了,不会真出什么事儿了吧?”

 

“也正常,这货十年都没被媒体抓到过,就算是老韩也看不住他。”张佳乐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了,“说真的,要不我们去流浪人口中心看一下。”

 

“……他应该没走远,大概就在这一带。”林敬言装作没听见张佳乐的话。

 

然后他们齐齐停下了脚步。

 

昏暗的小巷,两个浑身浴血的一站一靠,满地刺目的鲜红……

 

妥妥的一杀人现场。

 

关键是,那个杀人的,他们好像认识。

 

“蒋,蒋会长?”张佳乐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呆呆站着的人。蒋游这幅造型他一开始还没认出来。

 

林敬言也愣住了。他们虽然来霸图的时间不是很长,但蒋游这个公会会长他们还是认得的,而且由于某人对野图BOSS的承包,他们这些选手对总公会的会长颇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战友情谊深厚。

 

“你,你这是……”张佳乐第一反应就是死人了,不过他转念一想或许只是出了什么意外人受伤了还没死呢,况且凭他对蒋游的印象,这人也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杀人这种事他干不出来。

 

“是不是有人受伤了?”张佳乐一边说一边向前走了几步,这要是受伤了得赶紧送医院啊!

 

不得不说张佳乐也是神经大条,看到这么凶残的场景还能这么淡定自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繁花血景看多了对红的免疫……

 

但是下一刻,他就淡定不起来了。

 

之前他们隔得远,看不清那个靠在墙上的人的脸,这一靠近,瞬间就一览无疑了。

 

“叶叶叶叶修?!”张佳乐的惊叫划破长空。

 

“什么?!”林敬言赶忙跑过来,一看他也吓到了——靠在墙上的那个还真是他们找了半天的叶修,那张脸他们这些联盟选手可熟得不能再熟了!

 

半夜三更,夜深人静,阴森小巷,联盟一代大神瘫在地上,霸气雄图的总会长站着,满地鲜血……

 

林敬言、张佳乐,他们两个都是第二赛季出道的老选手了,这么多年大风大浪的见过不少,可这种事还真没什么经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这情况,该不会是蒋游遇到乱晃的叶修,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一怒之下就把他给干掉了吧?

 

我靠不要说,还真有这种可能啊!公会会长啊,这估计是整个霸图俱乐部跟叶修过节最深的人了吧?他们这些选手场上再杀的你死我活,场下关系还是可以的。可是公会会长就不一样了,当初叶修在网游里对他们可是百般折磨啊!

 

两人脑洞越开越大,越想越觉得这事说不定是真的!

 

那么,身为当事人之一的蒋游同学呢?

 

蒋游这下已经彻底绝望了。

 

他连逃跑的心思都没有了,满心只剩下了几个字——完了,被发现了。

 

眼前整个世界都灰暗了。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

 

在蒋游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听使唤了一样,直接跪坐在地。

 

他听见自己带着哭腔的声音说:“张佳乐大神,林敬言大神……我不是故意啊……”

 

 

 

我去。

 

那两人瞬间就傻了。

 

这个蒋游,真的把叶修给干掉了?

 

我靠。

 

“不,不是吧……”张佳乐声音都带了颤音,“叶修,叶修真的……”

 

蒋游没回答,但是他的沉默很好的说明了一切。

 

张佳乐和林敬言呆立当场。

 

叶修死了?

 

那个永远漫不经心,总是没个正型,说的话句句往别人心里扎刀子的叶修,那个对荣耀无比赤诚的叶修,死了?

 

这怎么可能?

 

俗话说,祸害遗千年,不仅他们,联盟所有的选手都一致认为就算他们都死光了叶修也会顽强的继续祸害世界。

 

张佳乐和林敬言都是第二赛季出道的选手,他们接触荣耀的时候,正是一叶之秋称霸联盟的时刻,那是一个最好的时代,那是荣耀传奇的时代。

 

而这个时代的缔造者,就是那个当初叫叶秋现在叫叶修的人。他是无数人心目中永远不败的神明,斗神一叶之秋的光芒永不褪色。

 

身为选手,他们当然不可能有这种迷弟心理,但是毫无疑问,除了孙翔唐昊那样的二货,联盟每个人心中对叶修,都有着一份由衷的敬佩和赞赏。而他们这种老选手,在敬佩赞赏之余还多出了一份老将之间特有的惺惺相惜。

 

现在呢?

 

叶修死了?

 

无论是他们记忆中那个挥舞着战矛却邪横扫联盟的锋锐少年,还是那个手持千机伞一如既往的男人,从此之后都不在了吗?

 

叶修会死?

 

这简直是21世纪最大的笑话。

 

可是那一地鲜红,以及毫无动静的身躯,都在残酷的提醒他们——这不是玩笑,这是真的哦。

 

叶修真的死了。

 

 

“你们在干什么?”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三个人都是一愣——林敬言和张佳乐光顾着震惊和难以置信了,蒋游光顾着恍惚了,谁也没注意到现场突然多出了一个人。

 

这个人绝对是张佳乐和林敬言现在最高兴见到的人,也是蒋游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

 

霸图队长,韩文清。

 

得,这下好了。

 

要是只有张佳乐和林敬言的话,蒋游还能幻想一下这二位知道事情原委之后不要告发他,毕竟他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而且他们也要顾及到俱乐部的名声。

但是韩文清……

蒋游觉得还是省省吧,韩文清素来强硬,当初众人众口一词否认君莫笑就是叶秋的时候,只有他敢说君莫笑就是叶秋,俱乐部对他施压他根本不会在乎,况且俱乐部也不可能和这位十年队长反目成仇,以这位霸图队长疾恶如仇的性子,待会过来就一个电话直接叫警察了。

 

“老韩,这个……”张佳乐不知道从何说起。

 

“叶修他……”林敬言没比他好到哪儿去。

 

“怎么回事。”面对着一地的鲜血和一动不动的老对头,韩文清皱了皱眉头。

 

蒋游哭了:“韩队……”

 

他是真哭了,他就是一宅男,杀人这种事对他来说只会发生在游戏里,今天晚上的事对他来说太刺激了。

 

他一哭,张佳乐和林敬言的心情也有些沉重。

 

韩文清对此没什么反应,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他淡定自若的走了上去,径直在叶修身边蹲了下来。

 

然后一把把叶修扛了起来。

 

张佳乐:“……”

 

林敬言:“……”

 

蒋游:“……”

 

韩文清像扛麻袋一样扛着叶修,稳步前行,一直走到小巷口才回头,皱眉问他们:“你们还不走?”

 

韩文清的相貌,那可是联盟公认的土匪脸,现在他皱着眉扛着个浑身是血的人,这要是让人看见了都不会以为蒋游才是真凶,而是给他帮手的。

 

要放在平时,张佳乐和林敬言还是很有在心里吐槽一下队长钱包脸的心情的,但是这个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谁也没那个兴致。

 

林敬言傻傻的问了一句:“去哪里?”

 

“回霸图。”韩文清简短回答。

 

所有人都呆住了,尤其是蒋游,他本来已经做好韩文清上来就直接把他打倒在地捆着直接扭送公安局的,可是现在看来……这是要毁尸灭迹包庇他的节奏?可是这毁尸灭迹的地点不太对吧?

 

“回俱乐部?”张佳乐呆呆的看着他,“这,这不太好吧?”

 

“什么?”韩文清奇怪地说,“他这个样子也不能回兴欣,先回去洗干净再说。”他那口气好像是在洗猪一样。

 

三个人直接懵了。

 

这……洗干净?回兴欣?韩队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啊?

 

“那啥……韩队……”林敬言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韩文清很疑惑:“怎么了?”

 

张佳乐踌躇着说:“虽然蒋会长不是故意的……但是要不我们还是先报警吧。”而且你就算要袒护他也不能把尸体往俱乐部里搬啊。

 

“报什么警?”韩文清越来越莫名其妙了,“他不就喝醉了吗为什么要报警?”

 

三个人同时一愣。

 

喝醉了?

 

不是吧,这满地红的是喝醉了?韩队什么时候眼神差到这个地步了?

 

还是说,他接受不了?

 

三人这么一想,脑洞就往奇怪的地方跑了。

 

“那啥,老韩啊,”张佳乐斟酌着开口,“叶修死了我们也很难过,但你也不能……”不能逃避现实啊。后面半句被张佳乐咽下去了,因为逃避这个词往韩文清身上安显得怪怪的。

 

“谁死了?”韩文清像看傻逼一样看着他们。

 

“这一地的血……”林敬言话音还没落,韩文清把扛在肩膀上的叶修抖了抖,掉下一个瓶子状的东西来。

 

不,不是瓶子状,而是就是一个瓶子。

 

借着月光,不管是离得很近的林敬言和张佳乐,还是比较远的蒋游,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上面的三个大字:番茄汁。

 

林敬言:“……”

 

张佳乐:“……”

 

蒋游:“……”

 

我累个去。

 

 “我靠。”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神经大条的张佳乐,“搞什么鬼啊,怎么会有人随身带着番茄汁啊!”

 

关于这个问题韩文清也不明白,只能说喝醉的人做事没有任何逻辑可言的吗。

 

“他是怎么……”林敬言本来想问叶修到底把番茄汁放在哪里的,但一看叶修穿的那一身就明白了——现在是正月,天气凉得很,叶修穿的不少,把番茄汁往外套里一塞根本就没人看得出来。

 

但转念一想林敬言又觉得不对劲了:“那个,老韩啊,你怎么知道是番茄汁的?”一般人看到这种场面第一反应肯定就是死人了,可韩文清从头到尾都表现的很淡定,好像早就知道一样。

 

韩文清依旧很淡定:“我看着他放的。”

 

张佳乐:“……”

 

林敬言:“……”

 

一只乌鸦飞过,在他们头顶上叫了两声。

 

 

最后打破静默的是半天没反应的蒋游,他骂了声娘,摸了一把脸上的液体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

 

……靠。

 

真的是番茄汁!

 

蒋游这才反应过来,顿时想给自己一巴掌:刚溅出来的血怎么会是凉的啊,他傻啊!

 

可是……

 

“这这这……”蒋游都结巴了,“他,他不是没气了吗?”

 

“没气?”张佳乐吓了一大跳。

 

“那不是没气了。”韩文清淡定的回答,“他一喝醉了,呼吸就会变得很轻。连脉搏也是,几乎感觉不到。”

 

“……”

 

“……”

 

“……”

 

这什么鬼啊!怎么会有人一喝醉了就自动点了龟息功的技能啊!这是一喝醉了连物种都变了吗?

 

“靠,他喝醉了不是只会……”张佳乐话只说了一半,脸色变得奇差无比,显然是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

 

“他喝的少一点儿才会那样,喝得太多了就会变成这样。”韩文清面无表情。

 

张佳乐默,如果没记错的话刚刚在集会上叶修就喝了一杯,还是度数最低的葡萄酒。他原本一直以为孙哲平的三杯倒已经是联盟之最,哪想到叶修比他还厉害些。

 

“那那那,老韩你怎么会知道的?”张佳乐很好奇这个问题,毕竟在他的记忆里就没见过叶修喝酒。

 

当然不是没人想给叶修灌酒,而是因为每次他们这帮人想集火叶修的时候总是有人阻拦,之前是吴雪峰,吴雪峰那个人好脾气,他们这帮人还敢跳弹一下,但吴雪峰退役了之后见鬼的换成了韩文清,对着韩文清那张钱包脸他们连跳弹都不敢了。至于为什么韩文清要帮叶修挡酒这成了联盟十大不解之谜之一。

 

但这么一说韩文清应该也没见过叶修喝酒才对,那韩文清怎么知道叶修喝醉了之后是什么状况的呢?

 

提起这个,韩文清神色复杂。

 

其实叶修并不是以前没有喝过酒,他还是喝过一次的,虽然是很早很早以前了,那都是第一赛季的时候了。

 

第一赛季嘉世战队夺得冠军,当时联盟初成立,各个职业选手其实都是老熟人,在网游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那种,决赛完了之后很自然的跑去一块聚餐。

 

理所当然的,身为冠军队队长,联盟第一脸T,这种场合下叶修不被人灌酒才奇怪。

 

本来吧,职业选手偶尔喝喝酒是没什么事的,但是偏偏这个被集火的是叶修,别人灌他酒那可不是一个一个排着队来的,那是大家一起上!叶修的酒量嘛……就比叶秋好上那么一点儿,一杯度数低的葡萄酒还能保持清醒,几杯一起上就不行了。

 

一轮敬酒之后这货就直接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起初大家还笑笑闹闹说他酒量太差,一扶起来才发现人一动不动了,往鼻子下面一探,嗨,没气了!又一摸脉搏,嘿,没了!

 

这下可好,一帮人吓了个半死,苏沐橙那小姑娘当场就哭了出来,金成义主席差点没直接心脏病发了。结果急急忙忙送去医院,医生一检查说没事,喝多了睡着了,自动进入假死状态。

 

韩文清至今还记得医生诊断的时候那帮人的表情——他怀疑要不是这是在医院,叶修就会立马横尸当场。

 

不过医生后来又补了一句:虽然只是假死,但足以说明这人对酒精抗性很低,以后还是要注意不能多喝酒,不然很容易酒精中毒。

 

打那之后不管嘉世三连冠还是叶修开嘲讽,再也没有人敢让叶修喝酒了,叶修也乐得如此。就算有后来的选手想要给叶修敬酒,都会被吴雪峰不动声色的挡下。就算有时候吴雪峰挡不住其他的老选手也会自动帮忙——反正他们谁也不想明天起床就听到嘉世大神叶秋酒精中毒挂掉的消息,或是过马路被车撞飞的消息,或是被人抢劫灭口的消息……

 

这么看来这些老选手们都挺恨叶修的——连他的死法都想了这么多种。

 

其实,叶修喝多了就会变成这样的事,随便问一个第一赛季和他们走得比较近的老选手都知道。后来第一赛季的老选手陆陆续续的退役了,第二赛季的时候没人再敢让叶修喝酒了,这件事又没人到处乱说,最后知道的自然就只剩韩文清和苏沐橙,后来虽然跑回来个魏琛,但是以他的下限,不添乱就算好的了,也别指望他帮忙。苏沐橙一个女孩子,想帮忙也有心无力,于是最后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了韩文清。

 

韩文清也不乐意干这个差事,但是怎么着他也得担心一下老对头的生命安全和冯主席的心脏,于是只能揽了这个瓷器活,而且一干就是十多年,目测还要继续干下去。

 

至于为什么今天晚上叶修突然喝上酒了,那这个问题就深刻了……

 

当然,以韩文清的性格是不会啰啰嗦嗦讲上这么一大堆的,他只简短的说了一句“以前见过”就了事了。

 

韩大队长不说,张佳乐和林敬言也没胆子问,这事就这么含含糊糊过去了。

 

但是,还有一个人含糊不得。

 

蒋游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今天晚上的事对他造成的心理伤害不是一般的大,这绝对会成为自己人生抹之不去的一个噩梦,绝对!

 

果然,无论走到哪里,那个曾用名叶秋现用名叶修的家伙都绝对是他们霸图人的噩梦!!!

 

连韩文清看着蒋游脸上苍白的神色都觉得于心不忍——他们这些公会会长绝对是受叶修伤害最深的一批人,但在这些人当中,蒋游起码可以排在前三。

 

不,那是以前,过了今天蒋游绝对荣登榜首。

 

“先走吧,明天早上再把他送回兴欣去。”林敬言说,一直干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毕竟蒋游一身番茄汁,韩文清那张脸大半夜扛着个人,这怎么看都是个犯罪现场。

 

不是他们不想把叶修送回兴欣,但是兴欣住的酒店离这里有一段路程,叶修这样子……万一被记者拍到了他们也不用混了。

 

但是,事实证明他们还是太甜了。

 

他们不知道这世上有个组合,成员一个是摄像头,一个是狗仔。

 

这个组合的名字叫无孔不入。

 

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蒋游已经快虚脱了,这一晚上大起大落对他觉得有些承受不住。于是等最后他们一行人走的时候,就出现了一下这幅场景:最前方满脸凶煞的男人扛着一具沾满了可疑红色液体的尸体,身后跟着个貌似受了重伤的人,再后头是两个戴着墨镜的男人。

 

——妥妥的一杀人埋尸的犯罪现场。

 

 

回了霸图之后,蒋游就先去休息了,今天晚上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他要是再不好好休息,搞不好霸图就要失去一个忠心耿耿的老员工了。

 

蒋游去休息了,剩下三位可不能啊。叶修还在这儿呢,怎么着也得把这人安顿好了再说啊。

 

“这个,这要怎么办?”林敬言为难地看着暂时被韩文清卸下来丢在沙发上的叶修,“他睡哪里?”

 

张佳乐撇嘴:“就丢这儿好了。”

 

“不行吧,”林敬言觉得不妥,“这儿是霸图,这人来人往的……”万一谁看到叶修顺手就把他揍一顿怎么办?

 

张佳乐思考了一下,对此表示认同:“空房间应该还有吧?”

 

“可是那些房间都没打扫啊。”林敬言依旧为难。

 

霸图俱乐部当然不会缺几间房间,又不是兴欣。但是由于没人住,平时都没人打扫,灰尘都落得几丈高了,连被子都没有,这要是把叶修丢进去任他自生自灭,寒冬腊月的明天早上就冻成速冻肉了。

 

“也对。”张佳乐赞同。当然他不是因为怕叶修住那种房间受凉什么的,叶修倒霉估计全联盟都会拍手庆贺。他只是怕万一叶修没死成,明天早上一起来发现自己住这样的房间,回头就往媒体控诉他们霸图俱乐部虐待人。

 

当然叶修会不会这样干还有待商榷,但是霸图的人向来不禅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叶修,跟叶修苦大仇深、今天晚上才刚被他虐待过的张佳乐尤其如此。

 

这样的话,就只剩下一个选择了。

 

霸图俱乐部给选手提供的房间是双人房,但是霸图战队有十一个人,这就意味着必定会有一个人自个儿空虚寂寞冷。但是实际上,霸图里头空虚寂寞冷的人有三个——一位女队员,张佳乐,韩文清。其实本来还有个张新杰的,原因不言而喻,但是后来宋奇英小朋友来了,张新杰就多了个后辈兼室友。

 

那三位嘛,那位女队员就不用说了,人家珍稀动物;张佳乐原本的室友是林敬言,林敬言退役后他就只剩一个人了,俱乐部本来想让他和韩文清或者张新杰住一间,结果他坚决不从,险些以死明志,无奈之下就只能让他一个人呆着了;韩文清……按照人数他本来应该有舍友的,奈何秦牧云和张佳乐的态度一样,简直是抵死不从,自愿去跟青训营的小朋友们住。

 

于是最后这事就这样了。

 

也就是说,现在霸图战队里还有床位的房间,只剩张佳乐的房间和韩文清的房间。

 

这么看来,要么叶修住韩文清那间,林敬言时隔两年再度和张佳乐当舍友;要么林敬言和韩文清一块儿,张佳乐和叶修凑合;当然还有个吃饱了撑着的选项就是张佳乐挪去和韩文清搭伙,留下林敬言和叶修相处。

 

张佳乐简直想死:无论哪个选项都很绝望好吗?

 

这要是把叶修丢给韩文清,万一这货半夜撒酒疯夜袭他们队长怎么办?倒不是说他有哪怕百分之一成功的可能,张佳乐是担心万一韩文清火起来了,新仇旧恨涌上心头直接把这货掐死了怎么办?或者叶修睡到一半突然发酒疯想往外跑怎么办?不过话说回来,他今天晚上没死在饭桌上反而死在宿敌手上了,算不算死得其所?

 

其实张佳乐也不明白韩文清也不想处理这件破事儿,但是他们真的真的没那个本事应付叶修。他发酒疯韩文清还制得住,换成他们……那结果可就难料了。

 

其实话说回来整个霸图,上至老板下至普通粉丝,恐怕只有他们坚强的正副队长能正面抵抗这只名叫叶修的BOSS,至于他们嘛……还是算了。而现在,张新杰早就去睡了,他们又不能把他叫起来,因此只有失去了石不转的大漠孤烟单挑荣耀最大的BOSS君莫笑……我靠怎么想怎么惨啊!

 

可是不把他丢给韩文清的话,真要让他和自己住,或是和老林住……

 

这人喝醉后的战斗力张佳乐算是见识到了,简直是暴走的75级野图BOSS,王杰希韩文清张新杰喻文州这帮人好歹还是满级号,孙哲平林敬言方锐起码也是七十级,像黄少天唐昊还有他自己充其量就是个三十级小号,刚刚在饭桌上整桌人都被他秒了!

 

万一这人真的半夜出什么幺蛾子,留他一个人在那里;三十级小号vs75级野图BOSS……

 

靠,更糟糕了啊!

 

张佳乐自认没有蒋游那么强大的心脏去承受这一切,而且他相信林敬言也没有。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么看来,果然还是planA比较好啊。

 

张佳乐看着韩文清,本想说“大王您行行好把那妖孽解决了吧。”但一接触到韩文清的目光就自动把话吞进了肚子里。

 

韩文清当然不愿意planA。在联盟成立之前,他们两个就到处奔波着打比赛,那时候条件差,两队甚至几队一起拼房也属寻常,他不是没跟叶修住过一间房,说实话叶修的睡相还是很正常的,甚至可以说很好,连呼噜都不打。但是那是正常状态下的叶修,喝多了的叶修睡起觉来是个什么样他心里也没底,要是一直是这种躺尸的状态就算了,万一他半夜闹腾怎么办?

 

而且闹腾就闹腾吧,这人闹腾的方式还特别不同寻常。一想到这货今天晚上在酒桌上的表现韩文清就额角直跳——他要是真一直那样那今天晚上谁都别想睡了。

 

但他接触到张佳乐惨兮兮的目光,就明白这事儿估计就这样了——

 

“今天晚上他就住我那间吧。”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张佳乐和林敬言对韩文清肃然起敬——不愧是韩队,居然敢在没有奶的情况下单挑荣耀最大的BOSS!

 

向人民模范韩文清同志致敬!

 

然而韩文清表示你们致敬得太早了。

 

“你们两个,过来帮我一下。”

 

正想回去睡觉的张佳乐一愣:“干嘛?”

 

韩文清冷酷地瞥了他一眼:

 

“给叶修洗澡。”

 

 

 

然后,在那一天,张佳乐和林敬言见识到了世界的终极。

 

 

你洗过澡吗?

 

废话,是个人都洗过澡。

 

那么你吃过涮羊肉吗?

 

大部分人应该都吃过吧。

 

那么,请问你见过能把洗澡洗出涮羊肉效果的吗?

 

很好,如果你没见过,就请欣赏大型真人秀活动——论如何给宿敌洗澡。

 

身为霸图男儿,韩文清将霸图之人果敢的作风体现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给宿敌洗澡也是如此迅猛利落——放水,脱衣服(不包括裤子),丢进去(头朝下),捞出来,擦干。

 

最后丢床上,裹进被子里的,完成。

 

围观了全程的张先生表示,从此之后他再也吃不下涮羊肉了——一想到自己吃进嘴里的东西加工的过程和洗叶修差不多,他就什么也吃不下了。

 

同样围观了全程的林先生表示,从此之后不仅是涮羊肉,他连春卷也不想吃了——韩文清把叶修裹进被子里的动作神似卷春卷,一想到春卷=被子+半【呵呵哒】裸的叶修,他就想吐。

 

而亲手操作了全程的韩文清大神表示,下次绝对不能让叶修喝酒,别说一杯了,一滴也不行,就算叶修再自己作死喝酒出了事他也不会再把叶修带回来,而是会把他丢在那里任由他自生自灭——给宿敌洗澡(洗猪式)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特别是这个宿敌毫无呼吸一身红色液体——这会让他联想到洗【呵呵哒】尸。

 

好容易把这家伙安顿好了,接下来,就是给兴欣报平安了。

 

那个过程张佳乐不想赘述,林敬言也不想。很多年后他们回忆起那个晚上,那如同涮羊肉一样的洗澡,记得那通如同勒索一般的电话依旧历历在目。他们只表示——什么犯罪电影,简直都弱爆了!

 

 

求小红心小蓝手Ww


本篇其实没有正儿八经的韩叶……顶多友情向,不对这两个人好像友情向都客气了……更偏向于无cpww,请放心食用


评论(35)

热度(1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