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门雪

一只长期没吃药的全职粉ww

【伞修/伞修橙】嫁纱 上

嫁纱


 

·伞修伞无差

·动画开播贺ww

·脑抽产物,刻意撒狗血撒玻璃渣,不虐不开心【根本只能虐到你自己好吧

当然其实还有糖www

·少女心爆表文艺风,剧情老套,慎入!!!!!

 

我替你挥持千机伞征战四方,我替你书写不败荣耀,我替你为妹妹披上嫁纱,为她举行世上最盛大的婚礼,可如今的你身在何方?                     ——题记

 

 

 

 上

 

K市

 

手机铃声大作,正在奋力和鲜花饼包装盒奋斗的张佳乐把鲜花饼叼在嘴里,接起了电话。

 

“我说老叶啊,你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张佳乐嘴里叼着块鲜花饼,含糊不清的问,“还有你什么时候有手机的?”

 

“这是沐橙的电话好吧。”电话那头的叶修说,“我给你打电话是你的荣幸,还不赶快谢谢我。”

 

“滚滚滚滚!”张佳乐毫不客气的叫道,“说正事,到底干嘛?”

 

叶修淡定的说:“没什么大事,就是请你和你家孙哲平来参加婚礼。”

 

噗————张佳乐把鲜花饼喷了满地,顾不上上周才新买的沙发被饼屑弄得粘糊糊的,用起码八千分贝的音量大喊道:“开什么玩笑,你要结婚了?!!”

 

这消息也太惊悚了点,虚胖脸小肚腩除了打游戏什么也不会的宅男老烟枪叶修居然要结婚了?!这让那些有颜值有才华有上进心的大龄单身狗情何以堪?

 

叶修哭笑不得:“别那么大反应,不是我结婚。”

 

张佳乐松了一口气:“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有人要。”

 

“喜欢哥的多了去了,还愁这个吗?”

 

“得了吧你。”张佳乐鄙视他,“所以到底是谁结婚?”

 

“沐橙。”

 

“……谁?”

 

“沐橙啊,苏沐橙。你不要告诉我你退役了就谁也不认识了啊。”

 

“……”

 

“我说老叶啊。”张佳乐诚恳的说,“身边唯一的妹子也离你而去的感觉如何?”

 

“去去去。”叶修笑骂道,“妹妹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嘛。”

 

 


 

“妹妹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嘛。”十六岁的叶修笑着这么说,“所以没必要摆着那副便秘脸了。跟大漠孤烟一个样。”

 

苏沐秋还是黑着脸,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怎么可能,我一点也不在意。”虽然大漠孤烟就和他们视频过一次,但那宛如黑社会老大一般的脸给苏沐秋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可你的表情明明白白的写着你很在意啊。

 

叶修说:“陶哥就是开个玩笑,你至于吗。”

 

苏沐秋摆着韩文清的阎王脸,恨恨的说:“沐橙才几岁呢,他就说这种话,长大了不就真的会这么干了吗!”

 

叶修朝天翻了个白眼。讲真的,陶轩挺冤的,他就是在吃饭的时候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沐橙要不然以后就嫁给我弟弟吧”,然后苏沐秋的脸就黑到了现在。

 

正常人都听的出那就是一句戏言,偏偏苏沐秋这个超级妹控一涉及到苏沐橙,智商就能从H市跑到爪哇国去。

 

叶秋原本还不知道他吃错什么药了,直到听到苏沐秋念叨“我的妹妹怎么能嫁给那种不知道哪里来的混小子”念叨了一个上午,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兄控属性发作了,陶轩就是个倒霉躺枪的而已。

 

“就算你这么说这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啊,”叶修一摊手,“你总不能让沐橙一辈子都跟你过吧。”

 

苏沐秋纠正道:“不是我,是我们。”

 

“哈?我就算了吧,我怕哪天睡着睡着就被你个妹控拿刀砍死了。”

 

“滚!”

 

 

 

苏沐橙的婚期很快就定下来了。


“快快快!柔柔你把沐沐的裙摆再整一整。”

 

“化妆师!化妆师呢?新娘的眼妆要补一补!”

 

“魏琛你给我把烟放下,你今天要是敢抽烟我打死你!”

 

“蝴蝶结再绑的紧一点!对,就是这样!”

 

“天哪,头纱放哪里去了!”

 

化妆室里一片兵荒马乱,原本不小的化妆室此刻却显得很拥挤,无数人在这里穿梭着,手忙脚乱的化妆师,满头大汗的设计师,快要疯了的服装设计师,还有急得头上冒了汗的陈果,忙着给苏沐橙整理裙摆的唐柔,四处乱找头纱的楚云秀,以及一帮瘫在沙发上不知道该干什么的大老爷们儿——兴欣全员都到齐了,不管退役了的还是没退役的,连关榕飞都被陈果拖出来了。

 

被陈果一吼,魏琛只得收起了烟,嘀咕道:“不抽就不抽。”

 

陈果实在是看不下去这帮人焉了吧唧的样子了,大吼道:“今天是沐沐出嫁的日子,你们一个个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陈大老板雷霆一怒,所有人都是一个激灵,甭管这帮选手们在外头多风光,一个个都得像小学生一样,坐直了挺胸收腹。

 

“你们就不能帮点忙啊。”看那一个个坐得跟桩子一样的家伙,陈果连火都发不出来了。

 

方锐哭笑不得地说:“老板娘,你看我们在这儿能帮得上什么忙?”开玩笑,涂口红勾眼线擦粉底抹裙子别胸针罩纱裙,他们能帮得了什么?

 

“就是就是。”魏琛附和道。他们一行人下午就过来了,他已经差不多三四个小时没抽烟了,此刻只觉得如同中了十香软筋散,骨头都酥了。

 

“就该让我们等开始了再过来的。”这是关榕飞在抱怨,他研究装备研究到一半就被陈果二话不说拖了出来,他一个技术宅,在战斗力爆表的陈大老板面前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现在他心里还惦记着他那堆材料呢!

 

“咳咳。”同样是BOSS打到一半就跑出来的伍晨咳嗽了一声,小声说,“今天是婚礼……”言下之意就是你们好歹给新娘个面子,闭嘴吧。

 

“你们……”陈果郁闷。不过想想这帮人在这里好像真的没什么用。

 

“好了果果,你就放过他们吧,他们陪着我们几个小时了,确实憋得慌。”苏沐橙笑着开口了,她这话一说,在场的男士顿时就用一种看救星的眼神看着她。

 

“别说话,腮红又要重打了。”这是化妆师在抗议。于是苏沐橙乖乖的闭嘴了。

 

救星走了呢。男人们欲哭无泪。

 

楚云秀鄙视他们:“这才多久呢,你们都抱怨了几次了。”

 

方锐哀嚎:“云秀你不能这么说啊,你们有事做不觉得,我们真的很无聊啊。”

 

“为什么包子就能回去啊!”魏琛控诉老板娘的偏心。开玩笑,要是出去了他就可以抽烟了。

 

“你敢让包子进来么?他不把这里拆了才奇怪。”陈果说。

 

包子同学是唯一的特例。他本来也跟他们一起参观酒店的,但走了没半个小时负责给他们介绍的工作人员就崩溃了,再加上期间他掐了两朵装饰用的花,放倒了一块宣传用的布告板,扯走了一串气球,并想要把它别在罗辑身上等一系列重大事件,陈果最终决定先把包子同学放回家,等婚礼开始了再来。

 

“可是我们真的真的闷得慌啊。”方锐嚎叫。

 

陈果翻了个白眼,“闭嘴吧你,你看人家叶修,这么久了都没有说什么。”

 

关于这点陈果还是很满意的,叶修这个家伙,平时把烟和荣耀视作生命,现在却在这里一呆呆了几个小时,没烟抽也没荣耀打。陈果本来还以为他会在婚礼开始的时候再出现呢,毕竟这货要是想溜没人拦得住他,但是还是乖乖地跟了过来,帮不上忙就在那里乖乖呆着,此刻正在看天花板。

 

陈果不由得欣慰:叶修虽然平时没个正型,但是关键的时候还是很沉得住气的嘛。

 

那帮人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方锐面无表情,伸出一根手指推了一下叶修——叶修顺势而倒,直接倒在了罗辑身上,差点没把罗辑那小身板压塌。

 

陈果沉默。

 

方锐一脸冷漠:“他昨天晚上没睡。”

 

陈果泪流满面——感情是知道今天要在这里等着,特意昨天晚上不睡的的吗?

 

他们这么一搞,叶修睡得再死也醒过来了。他打了个哈欠,迷茫的问:“开始了吗?”

 

“开始你个头啊!”陈果气得吐血。苏沐橙婚礼,这么重要的日子这人都能这么无所谓?

 

“叶修你别给我在那儿坐着,快来帮我找一下东西!”楚云秀在另一边大吼道。

 

叶修懒懒散散的站起身,像是没骨头一样:“来了来了,找什么?”

 

“头纱啦,头纱!”

 

 

“我今天看到沐橙在婚纱店门口……”苏沐秋以手托腮,背后似乎聚集着满天乌云。

 

正在扒饭的叶修闻言就惊悚了:“你跟踪沐橙?你变态吗!”

 

“去你的谁是变态啊!”苏沐秋暴走,“我去接她的时候恰巧碰见的!”

 

“哦。”

 

“哦你个头啊哦!你听不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啊!沐橙她去婚纱店了啊!!还在橱窗边上站了好久!”苏沐秋抓狂。

 

叶修诧异:“不就是看了一下吗?女孩子喜欢漂亮的衣服很正常吧。”


“那里正常了啊!漂亮的衣服那么多怎么偏偏就看婚纱啊!”苏沐秋继续抓狂。

 

叶修莫名其妙:“要不然呢?”

 

“你说,沐橙是不是喜欢上谁了……”苏沐秋很担忧地说。

 

叶修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了他三秒,然后说:“你想多了吧,沐橙才几岁啊。况且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看婚纱很正常吧。”

 

苏沐秋斜眼看着他:“你怎么知道?你是女生?”

 

叶修:“呵呵,我不是女生,但至少我不会变态到去揣测妹妹的心思。”

 

“卧槽!”苏沐秋愤怒了,纵身扑向叶修,两个人扭打成一团。

 

许久之后,两个人打累了,瘫在地上气喘吁吁。

 

苏沐秋突然说:“或许是我想多了。”

 

“恩。”

 

“不过我是不会轻易把沐橙交给别人的。”

 

“恩。”

 

“想带走沐橙,起码要180以上,长得帅,博士毕业,有房有车……”

 

“恩。”

 

“还有,荣耀要打得赢你和我。”

 

“呵呵。”叶修笑了,“那沐橙估计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叶修。”

 

“叫我干嘛?”

 

“我还是先打死你算了。”

 

 

“头纱?不就在这里吗?”方锐从沙发后面的箱子里拖出一条薄纱。

 

看着他随手就把那条薄如蝉翼纱织品给抓得皱皱的,气的楚云秀差点没背过气去。

 

“得得得,猥琐方你别用你那脏手抓着,你知道这多少钱吗?”叶修不容置疑的把头纱抢了过来。

 

“找到了没找到了没?快点快点要出去了!”化妆师在另一边大喊。

 

楚云秀连忙应道:“马上就来了。”说着就伸手来接叶修手上的头纱。

 

但是叶修阻止了她。

 

“我来吧。”他说

 

 

“沐橙,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吃晚饭的时候,苏沐秋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

 

叶修翻了个白眼。

 

苏沐橙说:“回来的路上顺便去了趟婚纱店。”

 

苏沐秋没想到她完全不遮掩,大大方方的承认了,顿时想说的话连同还没咽下去的饭全都噎在了喉咙里里。

 

“你去婚纱店干嘛?”叶修只好代替他问,他怕苏沐秋噎死。

 

“随便看看啊。”苏沐橙随意地说,那口气好像只是放学路上去买了根冰棍,配上旁边苏沐秋的脸色显得格外有趣。

 

苏沐秋脸色又开始朝韩文清发展了:“你跑去婚纱店,就只是为了……随便看看?”

 

叶修发誓那段可疑的停顿不是他的错觉。

 

“就是随便看看啊,要不然呢?”苏沐橙莫名其妙的看了哥哥一眼,又看了一眼叶修,不知道他们两个今天吃错什么药了。

 

这一看她突然就笑了,而且从刚开始的微笑一点一点变大,最后定格在脸上的是一种诡异的笑容。

 

叶修被她看得毛骨悚然:“你笑什么。”这兄妹两今天都吃错什么东西了吧。

 

苏沐橙维持着那个诡异的微笑,边笑边说:“我只是觉得,那里有一款婚纱挺适合你的。白色的,有很多蕾丝花边。”

 

叶修:“……”

 

苏沐秋:“哈哈哈哈。”

 

“哦对了,还有一件我觉得哥哥你穿着说不定效果也不错。”

 

笑声戛然而止。

 

叶修幸灾乐祸的问:“什么颜色的?”

 

“粉红色的,镶了很多珍珠哦。”

 

苏沐秋:“……”

 

叶修:“哈哈哈哈。”

 

“啧啧啧。”苏沐橙脸上的微笑又加深了几分,突然话锋一转,“不过那些婚纱确实是很漂亮,特别是那条头纱。”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女孩子,谁不喜欢漂亮的衣服?何况婚纱不仅仅是漂亮衣服这么简单,它还代表着一个女孩一生仅有一次的幸福。

 

“很喜欢?”叶修笑着道,“要不要我买来送你?”

 

苏沐橙白了他一眼:“你懂什么,这种东西都是要结婚的时候用的好吗。”

 

“那行啊。”叶修瞄了一眼旁边已经彻底变身韩文清的苏沐秋,笑得开怀,“等你出嫁的那天,我就买一条最贵的送你怎么样?”

 

“好啊。”苏沐橙当做看不见自己哥哥的脸色,欣然应允。

 

“喂喂,适可而止啊,才几岁呢就说这个。”苏沐秋终于站出来了,他怕他们再说下去自己会忍不住在苏沐橙面前把叶修揍一顿。

 

可是叶修哪里是会乖乖看人脸色的货色,他装作啥也不知道的样子,一本正经的对苏沐秋说:“这样吧,以后沐橙结婚,我负责当伴郎,你负责帮她披头纱牵她走红地毯怎么样?这活很轻松哦。”那一脸诚恳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是在说什么严肃的话题。

 

“很轻松你全家!”苏沐秋终于还是破功了,摆着韩文清的脸,拿出韩文清骂人的气势第N次朝叶修扑过去。

 

“尼玛你个叶不修,劳资的妹妹才不会轻易嫁人呢!”

 

 


头纱静静地躺在叶修手里。

 

那是一条雪白的头纱,透明的纱一层接一层,重重叠叠,上面撒满了闪耀的施华洛世水晶和洁白无瑕的珍珠,蕾丝重重,巧夺天工。

 

叶修微微托起头纱,低头看去。

 

人人都说,叶修这个人人品奇差,宅男相,除了荣耀打的好毫无优点,但是谁也无法否认他的手很漂亮,白皙,毫无瑕疵,在雪白头纱的衬托下更显得完美无瑕。

 

可他知道不应该是这双手。

 

眼前的女孩还是那个女孩,头纱还是那条头纱,但披头纱的人不是那个人,那双拿头纱的手,也不应该是这双手。

 

那双手应该再宽些,手指应该再修长些,指甲也该再长些。

 

应该是这样的。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这样吧,以后沐橙结婚,我负责当伴郎,你负责帮她披头纱牵她走红地毯怎么样?这活很轻松哦。”

 

沐秋啊,我收回当初的话,这真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啊。

 

“叶修。”苏沐橙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早已不是从前青涩小丫头的女孩定定的看着他,眼中是化不开的哀伤。

 

“不要再想了。”但她终究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是啊,不要再想了。

 

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不是吗?我们的那个小妹妹,真的要嫁人了。

 

叶修笑了笑,上前一步。

 

苏沐橙背对着他,眼睁睁的看着镜子中,自己头顶缓缓罩下一片雪白,上面的水晶和珍珠闪烁着光芒,刺眼无比。

 

镜子太矮,她始终没有看到身后人的表情。


评论(17)

热度(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