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门雪

一只长期没吃药的全职粉ww

【全职】老槐树峡谷 中

上走这里:【全职】老槐树峡谷    上

更完这篇我已经死了,不要叫我。

·老选手们的友♂谊,纯洁的,相信我

·伞哥花式掉马甲,但目前还没成功_(:з」∠)_

·少女心爆表产物

·今天的宿敌组意外地和谐呢

·作者已弃疗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虫爹

 

 

在苏沐橙带回来的东西中……不,应该说是叶修所有的东西里,陈果觉得最诡异的就是那个相框。

 

“原来叶修这家伙也会照相吗?”这是陈果看到相框的第一反应。

 

苏沐橙笑了笑:“这不是相片哦。”

 

“呃,不是相片?”相框里头不是相片那还能是什么?

 

苏沐橙指了指那个倒扣的相框:“果果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陈果迟疑:“可以吗?”

 

苏沐橙说:“没关系的,这个以前就摆在他床头柜上,不少人都见过。”

 

能被叶修摆在床头柜上的东西?陈果一边拿相框一边猜测着。那会是什么?

 

家里人的照片?女朋友的照片,还是……

 

陈果的目光落在相框的正面,瞬间一愣:

 

那是一张画风非常奇异的……呃,截图??应该算是截图吧,而且还是荣耀里的截图,背景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幽静的峡谷,挤着一个个日后叱咤风云的ID——

 

照片的正中央是第一赛季联盟扛把子大神组。

扫地焚香摆了个扎马步的造型直视镜头;他左边的索克萨尔摆了个不可言说的手势,明明是面无表情的系统脸却生生透出一股子猥琐出来;接着是抄手而立的气冲云水,只可惜不知道为什么扎了个双马尾;再过去是正气凛然的大漠孤烟,也只有他一个啥姿势也没摆是系统默认的站立方式;可在大漠孤烟旁边的一叶之秋可没那么老实,一手拎着却邪一手悄无痕迹的在大漠孤烟脑袋后头比了个V;一叶之秋旁边的秋木苏也没闲着,正拿着个不知道是啥品种的花偷偷往一叶之秋头上插。

 

一帮人形态各异就没个正常的,唯有王不留行守着他最后的倔强,杵着灭绝星尘坚决没参与到这批神经病的娱乐里去。

 

陈果:“……”

 

这种流传出去就会弄疯整个荣耀圈的照片他居然就这么摆在床头柜上头????!!!这人心到底有多大????

 

 

 

 

在屏幕里屏幕外一干人等的围观之下,石不转越众而出。

 

是的,不是石丕转也不是石不移,确实是那个霸图战队的治疗石不转没错。

 

这特么的见了鬼了。

 

“霸图的牧师……都是这样的?”李轩指着屏幕上的石不转,一脸懵逼。

 

他原本以为像张新杰那样会加点十字军东征用十字架砸人的牧师已经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没想到后无来者是真的,前无古人却不是啊!用牧师挑战近战职业……这是霸图的传统吗?

 

李轩莫名的想起了第十赛季全明星上被张新杰狠命磋磨的吴羽策。据说这个主意好像是叶神出的?难怪能想出这么损的招儿,感情这货还亲身经历过呢!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张佳乐表示霸图不背这个锅。

 

随着石不转越众而出,人群动作整齐划一的往旁边站,露出了中间的一叶之秋。

 

远处吹来的风宛如虎啸猿啼。近处仿佛有闪电噼啪而下,映出两道满是阴影的身影。

 

“老石啊。”一叶之秋张口就是一句。

 

 

“噗。”张佳乐没忍住,瞬间就喷了。

 

 

“贱人叶啊。”石不转不甘落后,这招呼打得风起云涌。

 

 

 

“好称呼!”黄少天脱口而出。

 

 

 

“做好准备了?谁来?”一叶之秋说。

 

“我来。”人群分开,走出一个不能再眼熟的身影,“准备好受死了吗?”

 

一叶之秋说:“好啊你,通敌叛国啊,居然跟霸图的混一块儿去了。”

 

没错,来人正是沐雨橙风。

 

一看是这人,国家队的人都兴奋起来了,屏幕里头的围观群众也传来了几声起哄声。

 

不管是现在的沐雨橙风还是当时的沐雨橙风都是和一叶之秋绑定的搭档,如今眼看着就要上演一出窝里反的大戏,又怎么能不让人兴奋?

 

“通敌叛国个头。”此刻他正毫不客气的和一叶之秋互喷垃圾话。“这是切磋,切磋!”

 

“大漠一打完你就上,车轮战啊。你跟大漠商量好了怎么的?”一叶之秋说。

 

沐雨橙风不屑:“对付你,还用得着?”

 

一叶之秋呵呵一笑:“是吗。咱们现在的胜负是多少来着?”

 

沐雨橙风一滞,旋即马上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回道:“不知道。”

 

“哦,是吗,那我问问沐橙……”

 

在旁边围观了半天的石不转忍不住叫到:“你们废话也太多了!到底打不打啊。”

 

“打啊,怎么不打。”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

 

“那你就赶紧叫个牧师出来。”石不转说。

 

 

屏幕外,国家队众选手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石不转一个奶居然会跑出来挑战一个战斗法师了——这居然是一场2v2的比赛。

 

张佳乐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我还以为又要出现牧师个人赛的场景了呢。”

 

方锐扯了扯嘴角:“你以为谁都有吴女士那样的耐心吗?”

 

 

 

一叶之秋转回身,对着人群里喊了一声:“哪位治疗爸爸行行好啊,来帮把忙。”

 

人群骚动了一会儿,没人走出来。

 

过了大约三十秒,扫地焚香大笑三声,揶揄道:“你就别指望了,治疗同胞们都记着咱们一叶会长的那句名言呢。”

 

“不要牧师啊。”

 

郭明宇那浑厚的嗓音和叶修那轻飘飘的声音重叠在一起,跨越时空,同时在屏幕里和屏幕外的人脑海中响起。

 

国家队众人:“……”

 

叶神,就算待会儿你真的被奶暴打,那也是你丫的活该!

 

但是,出乎所有人预料,扫地焚香这句话一落下,居然真的有人走出来了!

 

“我来吧。”

 

那是一个女性角色,她走出来的一瞬间,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

 

来人……很出乎意料之外,那居然是温柔天使???

 

这怎么回事??以一叶之秋在治疗里那坏的不能再坏的形象居然有牧师会帮他?要是是织影那还能理解一点,毕竟自家会长嘛总不能真的眼睁睁的看着他孤身奋战。可是为什么会是温柔天使??这是皇风的治疗没错吧?扫地焚香刚说完那话就跑出来支持一叶之秋,这脸打得也太迅速了吧。

 

扫地焚香也噎了一下,半晌后说道:“我说温柔啊,你确定?”

 

“确定。”温柔天使笑着说,听上去很爽朗的御姐音,看样子对打会长的脸一点压力也没有,“我正想试试这种2v2。”

 

一叶之秋说:“啧啧啧,我说扫地啊,脸痛不痛啊?”人群随着他的话冒出低低的笑声。

 

扫地焚香恼火:“你丫再嘚瑟,待会儿我也下场和你比划比划!”

 

一叶之秋不上当:“怎么,你们三想一块儿车轮啊,想得美!我打完这场可就有豁免权了。”

 

“切。”扫地焚香鄙视他滑溜。

 

石不转实在是受不了了:“行了行了,快点儿开始!”任由这两个继续放垃圾话下去还指不定得等到什么时候。

 

一叶之秋终于停下了废话,站到了沐雨橙风对面。

 

不提那一开口就暴露一切的内在,一叶之秋的外在可是相当能唬人的,那一身的橙装,手上乌黑的却邪,再加上身边跟着个身材窈窕的妹子,怎么看怎么人生赢家。

 

只可惜对面两个人毫无欣赏的心情。在扫地焚香大喊一声“开始”之后,沐雨橙风和石不转迅速后退,沐雨橙风瞬间就是一炮轰了过去。

 

这时,镜头突然颤了一下,然后下一秒,视角突然变了。

 

 

“怎么回事?”正看得带劲儿的国家队众人愣了一下。

 

“这人瞬间转移了?”有人疑惑的说。

 

“不是。”肖时钦观察了一下,开口道,“是电子眼。”

 

他这一说所有人都明白过来了。确实,切换过后的视角比之前还要低,几乎是四十五度上仰才能拍到打斗的场面,角色除非把脑袋削掉一半否则是没可能有那么低的视角的,能做到的也只有电子眼了。

 

很显然,这位偷窥兄估计是害怕他们打着打着一不小心把他给揪出来了,因此放了个体积更小、不特意观察就不会被人发现的电子眼在那里,自己不知道跑哪个犄角躲起来了。

 

不过……

 

“这家伙是个枪系的?我还以为他是盗贼或者气功师呢。”楚云秀一脸震惊。

 

“……”周泽楷很想说点儿什么为他们枪系辩护一下,但是他组织了半天语言也没憋出半个字来。

 

张佳乐嘴角抽了抽,接过了这个任务:“我诚心建议他去玩儿气功师。”

 

“我也这么觉得。”方锐接嘴,说出了众人的心声——

 

“玩枪系简直浪费了他的才能。”

 

 

 

就在他们聊天的这空档,屏幕上打得如火如荼。

 

沐雨橙风站在一块不高的山岩上,手中巨炮不断地吞吐着炮火轰向一叶之秋。一叶之秋则顶着炮火不断冲上。双方用的都是最传统的打法,这种情况下,胜负就要看一叶之秋能否在剩余较多生命的状况下突破沐雨橙风的火力线了。

 

沐雨橙风这一方打得十分谨慎,石不转就站在她背后,没有上前骚扰一叶之秋,更用不着给沐雨橙风治疗,就只是站着而已。

 

与石不转的从容相比,温柔天使就显得忙碌多了,她身上的治疗光辉就没停过,一直忙着给一叶之秋刷血和解除负面状态。

 

其实这时候,双方的优劣就显现出来了——

 

沐雨橙风这边,石不转没有给沐雨橙风刷血,但是一直想方设法在给沐雨橙风恢复法力——枪炮师的法力消耗量一向很大,但是沐雨橙风这个法力消耗量明显大的超出了正常范围;而一叶之秋这边恰恰相反,虽然角色掉的血不少,但是看一叶之秋的动作明显还游刃有余。

 

 

 

王杰希说:“再这样下去,沐雨橙风可能要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峡谷里的地形枪炮师这种善于放风筝的职业相当不利——他们打斗就像是在竞技场一样,有一个大致的范围,比赛开始前有人不知道用啥在地上画出来的。凡是出了那个范围的技能全部都会被外面的人挡下来。

 

整个峡谷总共就那么大点儿地方,沐雨橙风还不能乱跑,这可就有点儿扎心了;而一叶之秋……他一个近战角色打一个超远程,巴不得你范围越小越好呢!

 

一叶之秋的血量在一点点下滑,他和沐雨橙风的距离也在一点点接近,以这个速度,目测在一叶之秋抵达的时候还能剩下不少血。

 

这样不行!

 

在一叶之秋距离他还有几个身位格的时候,炮火突然停止了,紧接着,沐雨橙风从石块上一跃而下,居然朝着一叶之秋主动冲了过来,一边冲一边还放了个技能:

 

刺弹炮!

 

八枚炮弹无视了温柔天使,包围了一叶之秋。但是一叶之秋也没有坐以待毙,往旁边一闪,但是接着沐雨橙风又是一发破甲炮轰了过来。

 

释放完两个技能后沐雨橙风停了下来,与此同时,一叶之秋也不得不停住了前进的脚步。

 

破甲炮这个不能不躲,要是被打到了可就惨了。可是沐雨橙风这一发正掐在死角上,一叶之秋要躲的话只能往后跳,但是同时,一朵白色的火焰彻底堵死了他的退路——石不转紧跟着沐雨橙风围攻他。

 

于是叶修干脆就没躲。

 

温柔天使紧跟在他身后,这时候及时地一个圣盾术就放了出来,把他和自己保护在里面,继续大而无畏的往前跑。

 

这时候,沐雨橙风后退了,退回了岩石边上,但是没再爬上去;而石不转……

 

停下了???

 

石不转正面对着冲来的两个角色,手持十字架,颇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圣盾术时间到!

 

石不转手一扬,催眠术就冲着一叶之秋去了。与此同时,沐雨橙风的炮火再次从天而降。一瞬间,一叶之秋被对方二人组同时围攻。

 

 

此刻,屏幕前的国家队众人已经是一脸囧。

 

“我怎么不记得荣耀里什么时候流行过把牧师当输出来用?”肖时钦哭笑不得。

 

没错,沐雨橙风那二人组现在这个阵势,分明就是近战职业顶在前面,远程职业在后面支持的经典攻防一体战术。可问题是把牧师当近战职业用真的没问题吗??

 

“可能网游里才会有?”喻文州说。看他那一脸认真的表情,也不知道他是真的这么认为还是只是在开玩笑。

 

张佳乐看向他们队长:“你认真的?”当我们没玩过网游?特么的就算是在网游里谁家的奶能这么凶残?

 

不过,张佳乐转念一想,敢于单挑的奶不是没有,而且就是他们霸图伟大的副队长大人……而且这么说来,兴欣那个安文逸好像也是霸图出来的?

 

卧槽,难道我们霸图专产这种凶残的治疗?

 

不过治疗一个个都这么凶残,这是该怪副队呢还是该怪队长呢还是该怪这位初代的石不转前辈呢?

 

张佳乐想了想,觉得谁都不能怪。

 

毕竟哪个他都惹不起。

 

 

 

 

“温柔!”一叶之秋大喝一声。

 

“知道了!”温柔天使回答。接着一闪身,拦到了石不转的面前。与此同时,一叶之秋身上的治疗白光停止了。

 

叶修干脆就没去破他们的联手攻击,直接把石不转丢给温柔天使去了,而且他让温柔天使把治疗都给停了,摆明了就是“你不用管我专心把那边那个干掉”的意思。好好的2v2硬生生的被他搞成了1v1。

 

“卧槽!”沐雨橙风不由得爆了句脏。

 

 

“聪明的做法。”屏幕外的张新杰下了这个定论,就算现在叶修对付的好像是他们霸图的前辈他也没有吝于赞语。

 

沐雨橙风和石不转的联手攻击将沐雨橙风超远程的优势发挥的非常明显。沐雨橙风站的远,也就意味着一叶之秋的攻击无法落到他身上,这样一来,石不转就没有多大的压力,可以放手去对付一叶之秋。他们的计划显然是先承受一些损失干掉一叶之秋,再回过头欺负治疗。

 

而叶修干脆粗暴的让两个治疗一对一去了,沐雨橙风的算盘顿时落空了。

 

喻文州也说:“不是什么复杂的做法,但是,简单有效。”

 

肖时钦做了个结束语:“将计就计,不愧是叶神!”

 

 

 

 

这下,局势显而易见的倒向了一叶之秋这边。

 

沐雨橙风表现得愤怒,虽然他手下每一次攻击都依旧很冷静,但起码表面上表现得很愤怒。现在几乎是每做一次攻击都要骂一句。于是一圈人都囧着脸围观一个长发飘飘的妹子不断地爆脏字。

 

至于一叶之秋,这家伙无视了对方的垃圾话,一个劲儿往前冲。

 

 

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敲门声突然响起!不多不少,正好三下。

 

楚云秀手一抖,瓜子掉了;唐昊的话梅噎在了喉咙里;张佳乐咕咚一声把口香糖给咽了下去。一屋子人全吓傻了,一时之间居然都没有反应。

 

见没有回应,外面的人又敲了几下,问道:“请问,有人吗?”

 

那是个妹子的声音,挺好听的。但是众人一听到这个声音就卧槽了——这不是唐柔的声音吗?!叶修他们回来了?!

 

门外继续传来唐柔的声音:“奇怪,好像没人。”

 

“但是有声音啊,”一个陌生的声音回应她,“而且现在还没到训练结束的时间。”确实训练还没结束,他们现在是中场休息。

 

这个声音别人听着陌生,张佳乐听着可不陌生,这下已经不止是卧槽的地步了——怎么他会在这里??

 

“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唐柔说,“要不我再打个电话给叶修?”

 

听到这话里头一片忙乱收拾的国家队选手们瞬间释然了,黄少天跑上去一把拉开门:“没出事儿没出事儿你们早说嘛原来老叶不在啊,快进来快进来。”

 

一帮人伸着脑袋一看,确实,叶修不在,门口的是唐柔,在他身边的是……孙哲平?

 

这两人的样子显然就是从机场直接过来的,唐柔手里拎着个行李箱,至于孙哲平……孙哲平拎着三个。

 

 

 

方锐贼头贼脑的探脑袋看了看:“就你们两?叶修苏妹子他们呢?”他准备要是这两人回答在后面他就马上溜。

 

“他们陪果果逛街去了,我们先回来放东西。”唐柔回答。

 

要说这位兴欣老板娘陈果啊,那可真不是一般人,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还能生龙活虎的拽着其他人逛街去了——因为曝光率的缘故他们可是好久没好好逛过街了。

 

陈果本来还想拉着唐柔一起的,但是唐柔可没她那么精神,坐了那么久的飞机有点儿累了,叶修就打发她回来休息。而兴欣来的另一位是包子,这种活炸弹叶修不放心,坚决要留下来拎包。至于孙哲平,那就是个充当苦力的角色。

 

说真的,全联盟敢把这位当苦力用的估计也只有叶修了。

 

结果这两位一到酒店,发现忘了找叶修要房卡了,打电话一问叶修说他把房卡放训练室的抽屉里了叫他们去拿,顺便帮他把抽屉里的烟藏起来别被老板娘发现了。

 

对于后面一句两个人都选择性无视。

 

张佳乐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吓死我了我去。哎大孙你怎么来也不跟我说一声?”

 

“我说了,不信你看手机。”孙哲平一脸无辜。

 

张佳乐一把抓出手机,没电了。

 

“你们在干什么呢,怎么这么……”

 

孙哲平的话淹没在一声超高分贝的“卧槽”里。

 

众人一脸懵逼的回过头,就看到大屏幕里的沐雨橙风突然停止了攻击,呆站在原地。

 

我们错过了啥???

 

幸好一叶之秋帮他们解答了这个疑问:“卧槽秋木苏你个败家玩意儿!你怎么把吞日给弄碎了!!”

 

哈?屏幕外所有人都愣在原地。屏幕里头的人则哄堂大笑起来。

 

唐柔一愣:“秋木苏?”这个名字……

 

“吞日?沐雨橙风?”孙哲平则把重点放在了这把银武身上,“你们在干嘛?”

 

这怎么看也不像在复盘,毕竟没哪场比赛会有选手当场把武器给碎了的。

 

喻文州按了暂停,决定先向两个搞不清楚状况的人解释一下。

 

“来来来我跟你们说啊这个事情其实是这样的你们知道吗我们收到了一封挺有意思的信……”要说话的时候肯定少不了黄少天。

 

孙哲平当机立断打断了他的话:“换个人说!”要让黄少天说等叶修他们回来了都说不清楚。

张佳乐从周泽楷那儿抓了片饼干塞到黄少天嘴里。

 

接下来的解说由喻文州接手。喻队长一边安抚被饼干噎到的黄少天一边解释,一句话交代了信封的来历,五句话交代了故事背景,介绍了主要人物,概括了刚刚波澜壮阔的战斗,最后以一句邀请作了总结。

 

“要一起看吗?”喻文州一边笑着,一边一只手给黄少天拍背,一只手给他递水,心分三用看得人叹为观止。

 

“当然要!”孙哲平答应的毫无犹豫。废话,看叶修黑历史(大概有)的机会可是难得一见的,怎么能轻易错过。

 

唐柔却有些犹豫:“这样不太好吧,毕竟是别人隐私。”

 

唐昊嘴角一抽,指了指屏幕上乌压压的人头:“你确定这叫隐私?”这人数都够得上半个联盟了。

 

唐柔还在犹豫,余光却看到方锐对着她挤眉弄眼的,踌躇了一下也点头应是了。

 

等到这两位也搬椅子坐下后,周泽楷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说:“那个……吞日。”

 

方锐一愣,然后一拍脑袋:“对啊,为什么吞日这会儿会在这儿?”

 

这演技……唐柔不禁侧目。这装的也太像了吧?这好像完全不知道这个顶着沐雨橙风壳子的人是谁一样。

 

不要说方锐,就算是唐柔也对沐雨橙风有银武这件事一点儿也不惊讶。毕竟,现在用着沐雨橙风的人可是苏沐秋,他本来也是打算用沐雨橙风这个号进军职业圈的。对于一个能做出千机伞的人来说,弄把银武是什么很稀罕的事儿吗?

 

这事儿方锐可不是不知道,可他表现得好像完全不知道一样……

 

唐柔想了想,还是决定配合他。

 

反正到时候第一个被打的肯定不是她。

 

 

喻文州挑挑眉:“看看说不定就知道了。”说着继续播放。

 

视屏里头沐雨橙风正在骂街呢。打着打着对方武器碎了,不抓住这个机会那还能是叶秋吗?一叶之秋喊那一嗓子但是丝毫没停,提着战矛就刺。

 

没了武器的枪炮师被一个战斗法师近身,除了挂掉还能怎么样?不过沐雨橙风倒没真的挂,一叶之秋一把她打到10%一下就不管了,掉头就奔着石不转去了。

 

而沐雨橙风也没在场上停留,人群里有气功师放了个捉云手把他给弄出了场地。他一出场地,就有几道治疗的白光同时落到了他身上,红了的血条不一会儿就满了。

 

看到这儿众人也算明白了——这是一场野外切磋。不过不是那种以干掉对方为最终目的的pk,而是纯粹的切磋,一旦血量下降到10%一下就算你死了。这在挺多网游里都有应用。

 

“他们这是图啥呢?”黄少天不解,“要pk就pk,干嘛非得跑到野外来?竞技场不就行了吗?”

 

王杰希猜测:“也许这里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你是指那种开打前要三叩九拜念些天灵灵地灵灵之类的?”方锐试图从王杰希的人设去理解。

 

“……不是说那种。”

 

楚云秀也瞎猜:“也许是情怀?”

 

孙翔盯着那背景看了半天:“除了花花草草啥也没有哪儿来的情怀?”

 

最后还是肖时钦提出了一个比较靠谱的解释:

 

“竞技场输了会有记录吧。”肖时钦说,“而且他们这些人如果扎堆出现的话,会造成很大轰动吧。”

 

肖时钦,这整个屋子里唯一的正常人。

 

 

 

沐雨橙风一落地就收到了来自各方人民的亲切慰问:

 

“善恶到头终有报啊!”扫地焚香笑得那叫一个幸灾乐祸,“让你们平时坑蒙拐骗无所不为,这下好吧,银武都给弄碎了!”

 

“啧啧啧,老苏啊,孔子曰:多行不义必自毙。看吧,用无耻的手段弄来的材料就算做了银武也一样不属于你啊哈哈哈哈哈。”索克萨尔跟上。

 

沐雨橙风冷笑:“切,不就一把银武吗?你以为老子是你们啊,把银武宝贝的跟什么似的。碎了就碎了,老子能做出第一把自然就能做出第二把来。”

 

扫地焚香和索克萨尔表示你别死撑了想哭就痛快点儿哭出来。

 

 

“这银武,是他做的?”喻文州眯了眯眼睛。

 

楚云秀嗑着瓜子:“啧啧啧,技术好,会做银武,声音还那么好听,就是不知道长得怎么样,要是长得帅真想把他挖到烟雨来。”这句话半真半假,谁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开玩笑。

 

虽然现在已经过了十多年了,这人恐怕早就不能上场了,但是一个在那个一切都刚刚起步的年代就能弄出一把银武的人,哪家俱乐部研究部门都绝对是个当家级别的人物,绝对值得招揽。就是不知道这个人现在在哪里。兴欣吗?

 

喻文州扫视了一圈,在座的各个队长副队长都没露出什么表情,但是心里怎么想的可就不知道了。

 

刚刚的战斗虽然平平无奇,没什么亮点,而且以乌龙收场,但是从一些小细节还是能看出这个沐雨橙风不俗的水平。喻文州在心里估量了一下,这人如果在联盟,起码也得是一线大神往上的水平,但到底是个什么级数还真不知道。这场比赛对战的双方都有种尚有保留的感觉,估计是因为没有理由死磕。

 

不过,从里面那些人的对话中可以看出,他们都认为这个沐雨橙风的操作者水准不在他们之下,那起码也得是战队当家级别的人物了,又会做银武,显然是个挺厉害的人。

 

喻文州虽然第四赛季才出道,但是早早的进了训练营,算是接触联盟比较早的了。现在许多新人几乎都不知道联盟初期的大人物,但是喻文州可不会。这个沐雨橙风技术这么强,又会做银武,怎么也不会是个籍籍无名之辈。可是他印象里联盟从来没有过叫秋木苏账号卡或者选手,沐雨橙风也是第四赛季才出道的。

 

那么,这个沐雨橙风的操作者去哪儿了?喻文州觉得,要么他是因为什么原因,彻底放弃了荣耀;要么就是单纯的没上场,专攻银武去了。可是这个人明显和叶修苏沐橙关系匪浅,先不说嘉世,喻文州印象里兴欣好像没有这样的技术人员,事实上兴欣一开始的技术人员只有一个,那就是关榕飞,声音性格年龄都对不上。再者,这个沐雨橙风也不像是对银武热爱到会在大好年华放弃打比赛退居幕后的人。

 

这么说来,恐怕就是前一种原因了。那要是这样的话……喻文州不太乐观。他觉得那一帮人的算盘估计统统得落空。

 

毕竟,再多的金钱,再大的权势,有时候也挽不回一些东西。

 

 

 

一叶之秋和温柔天使二对一欺负石不转,迅速的把石不转也给灭了。

 

石不转倒是很大气:“说吧!要我干什么?”

 

这原来是一场……有偿的比赛?而且条件貌似还挺让人心动的。

 

一叶之秋也很大气:“温柔你说吧。”

 

温柔天使比较有良心,估计是同情沐雨橙风的乌龙,对石不转手下留情:“嗯……就做十个俯卧撑吧。”

 

石不转一点儿扭捏也没有,当即扔了十字架趴地上做起来——职业选手的操作果然不同凡响,操作着角色做俯卧撑一点儿压力也没有。

 

这边石不转刚做完,那边围观人群已经耐不住了:“秋木苏秋木苏,到你了!”显然这帮人都对他们内讧很感兴趣。

 

沐雨橙风走了出来,朝着一叶之秋不情愿的说:“说吧,要干什么?”

 

围观众人都做好了这家伙会出个什么不要脸的要求来的准备,哪知道一叶之秋说:“不急,你先等等,等我再打完一场再说。”

 

接着他就说:“大漠,来练练手怎么样?”

 

哎哟。

 

一屋子的人都兴奋了: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叶修居然会主动要求pk?

 

当初黄少天为了和他pk一场可是从第十区跪求到神之领域,接着又连挑义斩战队,这才求得一站,简直比古代日本男人见太夫还不容易。但是叶修主动要求要pk?

 

“事出反常必有妖。”楚云秀一脸严肃地说,“有阴谋。”

 

王杰希认同:“他绝对不安好心。”

 

唐柔看了他一眼,脸上泛起一丝笑容。想当初他们微草和叶修打竞技场,打到最后输的连裤衩都不剩了。唐柔当时还不太明白,现在回头看来当初微草可是被坑了个半死。

 

“别说话。”方锐一脸严肃,“坐看老叶出大招。”

 

在此之前叶修为了饭钱可是和韩文清已经打过好多场了,现在居然还要打,怎么看怎么有问题。这次连黄少天都没表达什么不满,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叶修这是有备而来,八成要坑韩文清。

 

 

 

对于挑战,韩文清要是会拒绝那就不是韩文清了。对着被一堆牧师忙前忙后刷血的一叶之秋,他就说了两个字:“来吧。”

 

如果说之前的一场2v2打得哭笑不得的话,那么这一场,只能说让人热血沸腾。

 

叶修干脆就没用什么战术,韩文清就更不会用了,他们就直接冲上,然后单纯的对攻!

 

矛拳相接,血花四溅。技能的光影倒映在所有人的眼中。

 

只有短短的一分钟。当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分开的时候,大漠孤烟的血条不多不少降到了8%,而一叶之秋没比他好多少,12%。

 

寂静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所有人都凭住了呼吸。

 

孙哲平突然大叫一声:“好!”吓得旁边的张佳乐爆米花洒了一地。

 

像是魔法解除了一样,凝固的空气这才流动起来。

 

“猛啊!”方锐大喊道。

 

“卧槽!”唐昊跟着喊,“他为什么现在不这么打了!”

 

黄少天叫到:“为什么他在场上就不能像这样好好打!!”

 

楚云秀看问题的角度很不一样:“帅啊!韩队就算了,没想到叶修也能这么纯爷们儿。”

 

周泽楷憋出一句:“厉害。”

 

王杰希吐了一口气,言语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敬佩,喃喃道:“这才是真正的斗神和拳皇之争啊。”

 

孙翔没说话,他紧紧盯着屏幕,咬着嘴唇,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有张佳乐的画风与众不同:“孙哲平你乱叫什么!你陪我的爆米花!”

 

老选手张佳乐表示:不就是这两人撕逼吗?看得少了?有什么好看的。

 

“……”

 

孙哲平只能说:“待会儿我买两桶陪给你。”

 

反应最大的是唐柔,她眼中异彩涟涟,从包里掏出手机打电话。

 

“你打电话干什么?”李轩不能理解。

 

唐柔按着按键,口气坚定:“我要叫叶修用这种状态和我打一场!”

 

“我草草草——”众人赶紧跑过来七手八脚的按住她的手。方锐一把抽走手机:“大姐,你是想整死我们吗?”

 

喻文州淡定的暂停了视频。等他们好说歹说终于让唐柔打消了现在马上找叶修约架的念头再打开视频。

 

众人连忙回到自己的座位,方锐把手机搁到了电脑桌上,以防唐柔待会又一时冲动。

 

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怎么能错过?

 

 

 

“说吧,什么要求?”大漠孤烟和石不转一个风格,一点拖泥带水也没有。

 

沐雨橙风听上去很不情愿:“我也要一起?”看来他们早就明白叶修是打算他们两一起坑。

 

“放心放心,不会为难你们的。”一叶之秋语气轻快地说,“嗯,要求啊,我想想啊……”

 

 

 

 

孙翔抓紧时间吐槽:“还不会为难?他哪次没为难别人?”

 

黄少天深以为然:“没错,那个没下限的。”

 

唐昊不以为然:“他能怎么样?”

 

 

叶修慢悠悠的声音从音箱中传出,仿佛就在人耳边说话:

 

“那,你们两个就亲一下吧。”







本篇打得任何有关cp的TAG都没有明确的cp向,相信我,一切都是友谊!!!

                      

                  BY为了配合医生治疗已经两天没吃饭了的lof主

评论(86)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