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门雪

一只长期没吃药的全职粉ww

【伞修/伞修橙】嫁纱 下

·伞修伞无差

·脑抽产物,刻意撒狗血撒玻璃渣,不虐不开心【根本只能虐到你自己好吧

·少女心爆表文艺风,剧情老套,慎入!!!!!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从今往后,谁来陪伴你呢?

                             ——题记

 

 

红地毯走到了尽头。

 

已经等了半天的新郎,带着一脸隐忍的激动,忐忑不安的打算聆听来自娘家的教诲。

 

但是叶修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一笑,拉着苏沐橙的手放到了他的手上。

 

——但是一股阻力从手上传来。

 

 

 

苏沐橙很清楚。

 

这么多年来,一直是这个人,这双手,拉着她,陪着她前进,给予她令人眷恋的温暖。

 

一直是。

 

她很清楚,如果她此刻放手,意味着什么。

 

苏沐橙本能的害怕着,害怕着这一刻的到来,害怕着这一切发生。

 

但是人,终究是要往前走的,不是吗?

 

叶修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地,拉开她的手,放到新郎手上。

 

他微笑:“祝百年好合啊。要对我家沐橙好啊。”

 

新郎点头点的如小鸡啄米。叶修没再说什么,退到一边,和叶秋交流感情去了。

 

然而他这个举动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包括站在台上的牧师同志。

 

方锐瞪着眼睛:“我不是没睡醒吧?这是老叶?居然这么轻松就放那小子过关了?”

 

“怎么这么轻松就让人把我们联盟女神拐走了?!我还以为他会让新郎背个三从四德呢!”这是联盟二女神张佳乐,正在为自己的姐妹愤愤不平中。

 

“那个真的是叶修不是叶秋?”陈果产生了大胆的猜测,这么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完全不像叶修的风格啊。老板娘已经开始脑补类似于不愿妹妹出嫁的斗神伤心欲绝遂让双胞胎弟弟代替的八百字作文。

 

“恩,有可能。”唐柔表示赞同。

 

 

在他们不远处,发生的对话也差不多。

 

“我以为你至少会为难他两句。”叶秋说。

 

叶修懒洋洋地说:“为难个啥。”

 

“起码也得三叩九拜。”

 

“……你真够狠的。”

 

“操办了这么久的婚礼,临到头人这么轻易的就嫁出去了,换你你甘心?”

 

“不甘心也不能怎么着。”叶修说,“为难他也没用,总是要走的。”

 

叶秋沉默了。

 

不是嫁,而是走。

 

叶秋很清楚,叶修把苏沐橙带在身边十几年,他这个亲弟弟,和叶修的感情未必比得上苏沐橙。他们风雨同舟,渡过了十多年的时光,能同甘,亦能共苦。

 

——可是一切从今天开始到此为止。

 

这场婚礼就是一个分界线,从今天开始,苏沐橙的人生被一分为二,她的后半生中,将不仅仅只有叶修的位置。

 

她终究是不能陪叶修走下去了。

 

 

 

婚礼开始了。

 

十字架下,身穿白袍的牧师手捧圣经,面朝着新郎新娘,缓缓念出了那一段百年来传下的祝词:

 

“…… which is an honorable estate, instituted of God, since the first man and the first woman walked on the earth. Therefore; it is not to be entered into unadvisedly or lightly, but reverently and soberly. Into this holy estate these two persons present come now to be joined. ”

(……这是个光荣的时刻,是自从亚当和夏娃在地上行走以来上帝便创立的时刻。因此,它不是鲁莽而又欠缺考虑的,而是虔诚而又严肃的。现在,有两位新人即将在这个神圣的婚礼中结合到一起。)

 

 

 

台下所有人一瞬间都被震住了。

 

这谁?张新杰?英文这么溜?!!

 

是世界有问题还是我们有问题?!!!

 

 

张新杰没有理会台下一片震惊的目光,继续念到:

 

“If any one can show just cause why they may not be lawfully joined together, let them speak now or forever hold their peace。” 

(如果有任何人能够有正当的理由证明他们的结合不是合法的,请现在提出来或请永远保持沉默。) 

 

 

………………………………………………

 

 

Sumucheng,do you take he for your lawful wedded husband, to live together after God’s ordinance, in the holy estate of matrimony? Will you love, honor, comfort, and cherish him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saking all others, keeping only unto him for as long as you both shall live? 
(你愿意在这个神圣的婚礼中接受他作为你合法的丈夫,一起生活在上帝的指引下吗?你愿意从今以后爱着他,尊敬他,安慰他,关爱他并且在你们的有生之年不另作他想,忠诚对待他吗? )

苏沐橙深吸了一口气,回答道:“I do.” 

 

“Now, the bride and groom exchange rings”

(现在,新郎新娘可以交换戒指了。)

 

纱裙摇曳,灯光璀璨,一次婚礼就是一生的承诺,在我把手交给你的那一刻,连同自己的心一并交给你,从此在神前许下诺言,生生世世不分离。

 

“从今以后永远拥有你,无论环境是好是坏,是富贵是贫贱,是健康是疾病,我都会爱你,尊敬你并且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我向上帝宣誓,并向他保证我对你的神圣誓言……”

 

阳光透过琉璃彩绘,直直的照耀而下,笼罩着晶莹的尘埃之中相拥的一对身影。

 

叶修站在一边,看着,突然低低的笑了一声。

 

要遵守诺言啊,小子。

 

 

 

经过了逼格上天的宣誓之后,婚礼终于又回到了一帮土鳖熟悉的节奏,也就是转战酒店。

 

这一转战酒店,叶秋就吐血了:客人来的太多了,整个大厅都坐满了,这要一桌桌敬酒过去……

 

叶秋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最后还是苏沐橙出了个主意,让服务员给他们拿了四大瓶饮料——石榴汁豪华版。他,新郎,苏沐橙,楚云秀,一人一瓶,躲在角落里往空酒瓶里灌,装作红酒。

 

等叶秋把该敬的酒(石榴汁)都敬完,好不容易脱身之后,在角落收获了一只笑傻的叶修。

 

“笑个鬼啊笑!”叶秋终于忍不住了,维持了一晚上的风度翩翩全盘崩溃,拎着自家哥哥的领子就吼,“都是因为你!你居然还笑!良心呢?!”

 

“哎哟哟,石榴汁,沐橙真是有才啊哈哈哈。”叶修那嘲讽脸无差别释放,哪管叶秋的想法。

 

“你丫……”叶秋咬牙从嘴里挤出这两个字,要不是这是公众场合估计早就打起来了。

 

叶修发现自家弟弟脸色恐怖,好不容易察言观色了一回,擦干眼泪正色道:“谢了老弟,你这伴郎当得挺尽职尽责的嘛。”

 

叶秋听到这番话,好不容易脸色缓和了一点,但是叶修接着一句话又来了:“再这样下去酒量肯定能练出来。”

 

叶秋:“……”

 

“还不是你害的!”叶秋气的跳脚,“为什么非要我当伴郎啊!”

 

他为了举办这场婚礼劳心劳力,公司里的事情都丢了一大堆,最后居然还要来当伴郎。这么劳苦功高的他这个混蛋哥哥不感激也就算了,居然还嘲笑他?

 

他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才能有这么个哥哥的?!

 

“别问那么多为什么。”叶修一张严肃脸,拍了拍叶秋的肩膀,“身为弟弟,当然要替哥当好这个伴郎。”

 

叶秋看着他,难得的,没有暴走。

 

如果我今天代替的是你,那么你,又代替的是谁呢?

 

 

 

“叶修,叶秋。”苏沐橙甜美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然后叶修就宛如看了场京剧一样,看到自家弟弟在转过身的瞬间从满脸扭曲变为满脸风度翩翩的笑容,那速度让人叹为观止。

 

叶修:“……”

 

苏沐橙不是一个人来的,她还带着新郎还有新郎的家人——双方亲家相互唠嗑也是婚礼上一道不可或缺的风景线。

 

新郎的家人们笑得有些不自然。他们本来不是很满意这桩婚事,只因为儿子的坚持才同意。他们之前还看不起电竞选手出身的苏沐橙,认为她高攀。可如今看来,这奢华的堪比公主出嫁的婚礼在告诉他们一个残酷的事实——高攀的似乎是他们。

 

叶修最烦那些鸡毛蒜皮的唠嗑,只是举杯朝所有人都示意了一下,就拉着苏沐橙到一边说话去了,一不小心好像装出了有钱人家公子哥的高冷,丢下叶秋一个人在那边应付。

 

“那小子还不错。”望着不远处对(他以为是的)大舅子满脸殷勤的新郎,叶修给出了一个不差的评价,“会疼人。以后有你享福得了。”

 

苏沐橙笑了笑:“是吗,我也觉得。”

 

“当然是。”叶修挑了挑眉,“以后要是敢给你脸色看你就去找叶秋,雇个人套麻袋。”

 

苏沐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套麻袋什么的估计是用不上的,经过今天这一场婚礼,谁都会觉得她背后有个厉害的娘家撑着,谁敢欺负她。

 

笑过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许久之后,苏沐橙突然问:“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叶修漫不经心的说:“回去当战术指导吧,老板娘还打算继续压榨哥呢。”

 

苏沐橙咬了咬下唇,艰难的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恩?”

 

“你有没有想过……”

 

你有没有想过,像我一样,找一个人。找一个不论身份,不论性别,可以陪伴你一生的人。

 

可是苏沐橙问不出口。

 

因为她很清楚,这个人,早早地已经出现过了。

 

只是,叶修没有抓到手罢了。

 

 

 

叶修沉默不语,他这个人,心比比干多一窍,怎么会听不出来苏沐橙的意思?

 

但是他什么也没说,脸上也没有露出丝毫端倪,只是说:“我出去抽根烟,你们待会儿就先吃吧,别等我。”说着就抬脚往走去。

 

“叶修!”苏沐橙急了,拎着裙摆追上了他,拉住他一只手,几近恳求的说,“别走!”

 

别走,别走。

 

不要离开,不要从此走出我的世界。

 

“求求你……”

 

她呜咽着,泪水从双颊滑落。

 

“求求你……”

 

叶修回过身来,看着她,叹了口气,苦笑道:“你呀你,都几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爱哭。”

 

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包纸巾,细细的擦干了苏沐橙脸上的眼泪,然后笑了笑说:“别哭了,新娘子怎么能哭呢。”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对她这么说。

 

是啊,新娘子怎么能哭呢?嫁人可是件高兴的事啊。

 

“你这么爱哭,我怎么放心的下啊。”叶修这苦口婆心的语调,像极了闺女要出嫁的单亲妈妈。

 

我怎么放心的下啊。

 

这句话瞬间就把苏沐橙的眼泪逼回去了。

 

又是这样,又让他担心了吗?

 

明明说好了,要坚强起来,不要再依靠他,不要再让他担心了。

 

苏沐橙努力收拾好情绪,抬头,对着叶修露出一个微笑:“说得对,今天应该开心的,我不哭了。”

 

叶修看着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没说什么。

 

人总要学着长大,学会坚强,虽然叶修宁愿苏沐橙一辈子都是当初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永远躲在他和苏沐秋的羽翼之下。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小姑娘终究会长大,大姑娘终究会嫁做人妇。从今往后,她的路终究要她自己去走。

 

叶修终究不能陪她一辈子,苏沐秋更不能。

 

“回去吧。”他微笑着说。

 

 

 

看着那逐渐远去,形单影只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之中,苏沐橙终于忍不住,坐倒在墙边,双手掩面,放声大哭。

 

她还是没有办法坚强。

 

她觉得她一直是个幸运的人,十五岁之前,她有哥哥;十五岁之后,她有叶修;现在她三十岁了,一个男人刚刚在神前许下诺言,发誓一生一世爱她……

 

从前她的世界里只有哥哥和叶修,但从今天开始,她的世界里渐渐地会出现更多的人。她会有家庭,有丈夫,未来还会有孩子……她的后半生总是幸福的,会有许许多多的人陪伴她走下去。

 

可是叶修呢?

 

哥哥走了,她也走了……

 

从今往后,谁来陪伴你呢?

 

今天的新娘低头看了看,轻盈的婚纱在灯光下透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这件婚纱造价昂贵,但成品绝对对得起那凶残的价格。刚拿到手的时候,几个姑娘都对这件婚纱爱不释手

 

但不知为什么,现在她却没有那么喜欢它了。

 

衣香鬓影,人声嘈杂,没有人发现,今天的新嫁娘,独自一人躲在角落里,放声大哭。

 

正如同没有人发现,那个只身一人的男人离开的身影。

 

 

 

现在天还不是太晚,酒店门口停着拉客的出租车还挺多的。叶修随便挑了一辆,坐了上去,给司机报了个地址。之后就一直靠在窗户上,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流发呆。

 

忽然,一片白色掠过他的视线。叶修愣了一下,这才发现下雪了。

 

好大的雪。

 

从窗户向外看去,街上的灯光都朦胧了。

 

这么大的雪,真是为难苏沐橙了,她那婚纱是露肩的,特薄,还好厅里有开暖气。

 

H市很少下大雪,叶修在H市住了这么多年了,这样的大雪还只见过三次。

 

一次就是现在,一次是他走出嘉世的时候,还有一次……

 

还有一次,是什么时候呢?

 

 

 

“下雪了!”苏沐橙欢呼了一声,跑出便利店的大门。

 

“沐橙你慢点。”苏沐秋和叶修赶忙跟上去,以防她冲太快滑倒。

 

确实下雪了,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充斥着的每一个角落,这才一会儿的工夫,视线所及之处到处都被铺上了一层雪白。苏沐橙站在露天里,很快也被一层白色覆盖了,成了一个雪人。

 

苏沐秋赶紧走上前去:“别站在雪地里不动,冷。”他仔仔细细的帮苏沐橙拍掉身上的雪花,生怕她弄湿了衣服。

 

紧随其后的叶修嘲笑他:“你那样子真像老妈子。”

 

碍于这是在大街上,打架有伤风化,所以苏沐秋只是瞪了他一眼。

 

三个人提着购物袋走在路上,雪越下越大,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了。

 

苏沐橙很高兴:“这块儿的雪好厚,可以堆雪人了!”说着把购物袋往地上一扔,就地开始滚起雪球来了。

 

苏沐橙很喜欢堆雪人。苏家兄妹从小在外漂泊,苏沐橙小的时候情况困难,自然没什么闲钱给她买玩具。于是每到冬天苏沐橙就很高兴,因为下了雪就可以堆雪人了。而今天她格外高兴,杭州很久没下过这么大的雪了,正适合堆雪人。

 

“小心点,别跑太快。”苏沐秋对此毫无异议,扔下购物袋就跑。

 

叶修本来想说待会儿和人约好了打副本,但看着兄妹两兴致盎然的表情,只能认命的也把袋子一丢,加入堆雪人的队伍。

 

十几岁的孩子,还是爱玩的年纪,即使叶修和苏沐秋稍微早熟一些也逃不过天性,况且他们家的小公主兴致这么高,他们这两个太监说什么也得陪着。于是大马路边上,一个小姑娘和两个童心未泯的大人就地堆起了雪人。

 

“好了!”最先开始的苏沐橙最快,一大一小两个雪球已经磊好了。

 

“堆这里!”她拍了拍自己雪人身边的位子,示意两个人把雪人堆在自己的旁边。

 

苏沐秋是第二个:“我也好了。”回头一看叶修还在那里慢腾腾的搓着,“叶修你速度点!”

 

“急个啥。”叶修懒洋洋的。

 

苏沐秋实在看不下去了,三下五除二的帮他把雪球搓好,放在自己的旁边。

 

接下来……

 

叶修瞅瞅左边,苏沐橙用两个硬币镶嵌成了雪人的眼睛,放了个小西红柿当做鼻子,捡了根树枝给雪人画了个嘴巴,最后在雪人两侧插了两根冰糖葫芦。

 

再瞅瞅右边,苏沐秋左右开弓,拿番茄酱和蘑菇酱(本来是拿来做牛排的)在雪人脸上画了一张笑容可掬的脸,又捡了两根树枝插在雪人旁边,最后摘下头上的帽子往雪人头上一扣——那脸上的酱汁都没滴下来。

 

从小到大除了荣耀什么动手的项目都不会的叶大少爷:“……”

 

叶修面无表情,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雪人,然后从包里抽出一盒火柴。

 

左边一个洞,右边一个洞,中间一个洞,下面一条线。

 

恩,完美。

 

“叶修你那雪人长得也太寒碜了吧。”苏沐秋嘲笑他,“他一定很不想诞生在这个世界上。”

 

叶修呵呵一笑:“没事,只要长得不像你,万物都有活下去的希望。”

 

“恩,还行。”苏沐橙围着那雪人转了几圈,下了个结论。又从火柴盒里抽出两根火柴,一左一右的插上,再把叶修脖子上的围巾顺下来,披在雪人身上。

 

叶修望着那个雪人:“……”

 

好像……也没好看多少。

 

苏沐橙拍了拍手,满意的看向他们的杰作,“我们来拍照吧。”

 

“行啊。”苏沐秋没有异议,把手机拿出来递给苏沐橙,“就拍雪人?”

 

“我们一起拍吧。”苏沐橙歪了歪头,“要不,写点儿什么?”

 

“写点儿什么?”苏沐秋思考。

 

叶修接话:“一叶之秋天下无敌?”

 

“……滚。”

 

苏沐橙思考了一会,率先在叶修那个雪人跟前蹲了下来,用树枝在雪人身上划拉了几下。

 

“你还真写一叶之秋啊?”苏沐秋诧异。

 

紧接着苏沐橙又在他那个雪人身上写了秋木苏,轮到自己的时候确为难了起来——她不玩荣耀啊。

 

叶修提议:“写沐雨橙风吧,反正哪天你哥老了还是归你的。”

 

苏沐秋没好气的说:“这么快就开始决定我的身后事了?那我祝你还没死一叶之秋就被人抢走。”

 

叶修不以为意:“呵呵,那要抢的过再说。”他高抬下巴,眼中闪烁的是这个年纪特有的轻狂。

 

但谁也没想到,多年之后,这番戏言竟会一语成箴。

 

当初稚嫩的女孩长成了大姑娘,拿起了兄长的账号卡走上了战场;轻狂的少年成了成熟的男人,他亲手把那张账号卡交给了另一个轻狂的少年,独自一人走进了那茫茫的风雪之夜。

 

只不过,那风雪啊,远比现在要来的凛冽。

 

苏沐橙欣然同意,在自己的雪人身上写下沐雨橙风。想了想,又在面前的地上写了几个字:

 

永远在一起。

 

苏沐秋请路过的一个大妈帮他们拍照,嘱咐完了之后扯着叶修和苏沐橙站到了雪人身后。

 

皑皑的雪地上,两大一小三个画风迥异的雪人紧紧挨在一起,在他们身后,两个少年和一个女孩笑得那么灿烂。

 

“准备——”

 

一叶之秋,秋木苏,沐雨橙风。

 

“三、二、一——”

 

叶修,苏沐秋,苏沐橙。

 

“茄子!!!”

 

要永远在一起。

 

最后的最后,一片雪白骤然染上一层血色。

 

 

“……先生,先生?”

 

叶修猛然惊醒,这才发现自己靠在车窗上睡着了。

 

兴欣网吧到了。

 

叶修给了钱下了车,走到网吧前却脚步一顿。

 

——网吧黑漆漆的。今天苏沐橙结婚,陈果给全员放假,连个前台小妹都没留。

 

街旁的店铺依旧灯火通明,站在来来往往的行人中,叶修抬起头看着兴欣网吧,良久之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番茄酱,空心菜,西红柿,辣椒粉……”叶修清点着东西,“酱油呢??”

 

苏沐秋一拍脑袋:“惨了,忘了。”

 

他抓了钱包就往外跑:“我去买,你先把菜洗着。”

 

“早点回来啊,今天沐橙生日呢。”叶修随口应道。

 

但是苏沐秋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真是太可怕了啊,当时那情景。”目击者口沫横飞,虽然嘴上叫着可怕,但是神色中难掩兴奋,“那车从拐角那边突然冲出来,’嘣’的一下,就把那小伙子给撞了。哎呦那场面可叫一个惨啊,人都飞起来了,那血溅的到处都是……”

 

等叶修他们听到外面吵闹,下来时,苏沐秋已经被送往医院了。

 

路边上只剩下了两个雪人,属于苏沐秋的那一个雪人已经塌了,原本的位置全是血。

 

一个小时后,苏沐秋抢救无效,宣告死亡。

 

 

 

等叶修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某个小区的门口。

 

当年的老房子早已拆迁了,整条街道都变得面目全非,但是叶修是不会认错门口那棵老树的。

 

那毕竟是他们生活了三年的地方,就算把它翻过来重建,他也一样认得出来。

 

兜兜转转,最后又回到了这里。

 

虽然从当初的老居民楼变成了如今的高档住宅区,但是还好,那棵老树还在,叶修很轻易地就找到了当初他们堆雪人的地方。

 

他蹲下身,开始滚起了雪球。

 

一个、两个……

 

 

左边一个洞,右边一个洞,中间一个洞,下面一条线。

 

画完了之后叶修后退了两步,歪着头打量了一下,然后嫌弃的评价:“真丑。”

 

他把围巾摘下来,披到雪人身上,又上下打量了一番,说:“还不错。”然后转身离去。

 

雪人站在原地,空洞洞的小眼睛朝着他离开的方向,目送着那个男人独自一人,渐行渐远。

 

直到他消失在茫茫的风雪之中。

 

 

                                         END

 

 

 

 

 

Ps:文中婚礼誓词来自网络

 

 

 

 

终于写完了不容易啊……血槽已空

 

接下来要把公会会长完结了然后写点文……稍后我会把统计放上来,觉得这个暑假我会过劳死……

 

话说很多人觉得这文只有刀吗?我觉得回忆梗还行啊,虽说回忆越美好当下越痛苦……


评论(26)

热度(343)